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朔州晚报 第7447期 第A7版:文学副刊

最美的遇见

  

□温秀丽


  我始终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任何场景都在时间的裂缝中恰好出现,恰好被你我爱着或者喜欢着。
  比如迎恩堡的油菜花。一层绿一层黄,这些凝聚的美,让人恍惚。我们似乎走在一副黄绿相间的画中,微风吹过,衣袂飘飘。我们的呼吸开始与油菜花同步。
  一时间觉得自己无比幸福,在最美的地方遇见了最美的油菜花。
  抬头、低头间,蜜蜂、蝴蝶不请自来,它们绕着迎恩堡的油菜花飞,用飞翔爱着这世间,爱着这像星星一样眨着眼的金黄。
  无需再去寻找诗和远方,眼前的油菜花就是一首绝美的诗。它的每一次摇曳都会带起一缕郁郁葱葱的柔软,郁郁葱葱的时光。
  我将和它们一起畅饮此间的静美。它们在长短调里记住这片土地,记住每一次风雨的模样,接受生命里的茂盛和收获,接受光芒下的每一次聚合。
  在迎恩堡前,我不能也不敢言语。
  它从一段历史走进另一段时空里。也许那只站在它臂膀上的喜鹊听过它的叹息,知道它的忧伤和幸福一样多。
  长在它身体上的树从来没有停止过跳舞。它们相互渗透,完成着更宽阔更深沉的爱。苍茫连着苍茫,绿连着绿。迎恩堡周围所有的生命都在生长,它见过世间的人事尘烟,朝阳、晚霞、白云、鸟鸣,以及草木荣枯、万钧雷霆。
  站在观景台上凝望。四周的田地用深浅不一的绿守护着迎恩堡的温馨和祥和。
  远远近近的油菜花颔首微笑。每一朵都那么干净,它们不嫌弃土地贫瘠与否,在尘世的罅隙里生长着,散发属于自己的清幽。它明白,越是繁华越是寂寞和孤独,内心越是空旷和安然。
  朋友们雀跃着去和油菜花合影留念去了,我慢慢下坡,远眺。置身于如此清净之地,不由地想起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里的几句话“引壶觞以自酌,眄庭柯以怡颜,倚南窗以寄傲,审容膝之易安。”若能如此,真好!用闲来的一杯酒,一管笛,一张纸,一点墨,与黄昏下的夕光唱和。
  迎恩堡,你有多少时间之殇,我就会有多少诗词断章。
  暮色下的油菜花和迎恩堡默默相守。蝴蝶飞去远方,飞离这片油菜花,一时间,我的心随着它们的飞翔而起舞。
  夕光下的迎恩堡,涂上了一层金黄色,沉浸在自己的过往之中。以后的日子,它将继续和生长在它身边的草木们交流。
  我不想在这一刻让清净的内心落满灰尘,不想因为离开而柔肠百结。
  我继续走,路过草滩,路过一汪飞着蜻蜓的水,在田野深处的一座草亭坐下来,风也坐下来,同伴的笑容挂在脸上,那么甜,那么明媚。和着油菜花的香贴着我的心住了下来。这份久违了的温暖和宽阔,绽放着明亮和纯真。
  拥有着大自然散落在人间的这份无言的美,无声的诗,不朽的画,丰富巨大的安静。此时此刻,我们是全天下最富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