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朔州晚报 第7071期 第A8版:学术探讨

右卫牌坊

  

■张宏世
  牌坊,是为表彰功勋、科第、德政、忠义、节孝所立的建筑。通常宫观寺庙的山门常以牌坊的面貌突显在前面。有时也为大型建筑的附属点缀。在民间,叫“牌楼”。
  牌坊是由棂星门衍变而来。用于祭天祭孔。牌坊滥觞于汉阙,成熟于唐、宋,至明、清达到登峰造极。赋予彰表、教化的功能。作为景观,配置于庙宇、殿堂、陵墓、祠堂、衙署、街心、道交、桥梁等显著位置。
  中国古代建筑均反映了精神内涵,是物化的精神表达。牌坊则是儒家核心思想的社会彰示。
  明代特别重视旌表,各级官吏作为任务都要推荐旌表对象。“以激励风化,表正乡闾者,官司俱仍实迹以闻,一体旌表。”(《明会典》载)广建旌表牌坊,是一种推崇荣耀、广收民心的政治需要。明清之际,牌坊发展到鼎盛时期。以致覆盖进士、举人、武将、贞妇、孝贤。
  立牌坊,就是树立道德楷模,被旌表人“流芳百世”“荣耀万方”,潜移默化地教育世人积德行善,多做好事,严格遵循社会伦理道德、规范,维护三纲五常,三从四德等儒家思想。引导社会走在正途,在民众思想深处树立坚定的道德底线,以致多少年来,中国社会治理相对轻松。官衙警吏仅设廖廖,束心治世,社会稳定。
  入明即施行重儒之策,大肆扩儒于广布,渗透于乡间里巷。右卫创建大量牌坊,将儒化之潮尽力推涌于边隙辟地。旌表是儒化的得意之笔,将儒家核心思想,忠、孝、节义,彰煌于显地扼要,时时闪耀着光芒。直直打入社会心脏,高举纲领,规束思想。
  明代,右卫边关险恶,战乱频乃,艰难守边,贫苦煎熬,常有将士逃边或阵亡。朝廷为安慰心灵,鼓舞士气,常以战功入选敕坊旌表。
  右卫城大量建筑牌坊在明时。到清代,遍及鼓楼、四街、庙堂、学斋、武署、卫衙。有记载的共35座牌坊,载于《朔平府志》。
  标志坊,四牌楼鼓楼座落在十字街,是把控全城的核心。鼓楼主体下部为砖石砌就四通门洞,上部为两层木构建筑,名为玉皇三清阁。(见《右卫道》公众号,《右卫鼓楼》)四街分别有四座牌楼,附属于鼓楼。皆距鼓楼十几米远。牌楼名曰:东和阳,西武定,南永泰,北镇朔。建筑起名均反映了右卫的军事地位和祈盼和平安定。“武定”是一要有武,二要安定,兵火纷乱的边关希望安定。“永泰”永远安宁、安泰,是一种祈盼。“和阳”和是融合,阳为温暖,意为民族团结融和。因为这里是与少数民族交融之地,南北文化的融合是这里的文化特征。“镇朔”镇为边塞据点,朔是北方。意为边防要塞。牌匾均体现了当时的社会思想意识,也是边塞文化的直接反映。
  以十字街鼓楼为中心与四门城楼相呼应,构成全城的高层建筑框架,俯瞰全城,有统辖全城之意。解放初期拆毁。去年碾转从日本传回鼓楼的旧照,雄伟之势一目了然。
  将军府牌坊有二,将军府辕门东西分别建“宣威”“定远”二坊。康熙三十一年设立右玉建威将军,创建府衙,辕门依定制而建,二坊书写牌匾气势夺人,威风尽显。将军府旧址在城内西街路北原烟酒大院。
  府署牌坊有二,朔平府衙大门前建由二栅栏式牌坊,分别为“屏翰”“藩宣”。雍正九年,知府刘士铭创建。刘士铭是成绩斐然的知府,任上多有建树。组织编修了《朔平府志》,留下宝贵资料,右玉文脉得以流传。府衙在仓街,现颓址仍存。
  粮饷署牌坊有二,东西分书“分符裕国”“足食经邦”。粮饷同知署民间称“二府衙门”,清初为同知署,后设府时与粮饷署合并,称“粮饷同知署”。是为军队筹备粮草的衙门,牌坊体现承担重任,为国担当。
  忠义坊在南门内,嘉靖奉旨创建。《朔平府志·艺文志·重修忠义坊碑记》详载“兵部尚书杨博以守将尚表,死守不屈,擢叙其功,复以右玉兵民砥砺自奋,坚守八月,有常山、睢阳之风,遂敕建忠义坊……”经过百年,到康熙年,原坊已腐坏不堪,尤以忠义坊需重修。时任将军有感忠心义气是阖邑所关,不容一朝埋没,派一批人员施工。城内绅士、军民协力捐助。修成后,一进南门焕然牌坊巍然屹立,义气因坊而复振。勒碑,详细记述。
  戴恩坊北门内,费扬古遗爱。费扬古,皇亲,正白旗人。三等伯鄂硕之子,顺治孝献皇后之弟。清初名将。随康熙左征右讨,打遍边疆,随征噶尔丹,激战昭莫多,立下赫赫战功。三十四年任驻右卫建威将军。后任为表彰费扬古而建。
  文庙坊有二,文庙内。文庙是规模宏大的庙宇群,其建筑均依定制。一进门,东西两侧为牌楼式栅门。东,“德配天地,删述六经”西,“道冠古今,垂宪万世”。文庙的建筑均建坊书文常用颂扬溢美之词。
  文昌坊城西北文昌庙,庙在北城墙下,坊在瘟神庙巷口。文昌庙供奉文昌帝君,是道教信仰。后融入儒学因素,为官方大力倡扬的庙宇,以致成为官方定制庙。各地县、府均有文昌庙。右玉文昌庙建于明代,规模可观。遗址在北城墙下,后作了饲养院。
  关圣坊在东街老爷庙前。东,“默佑皇图,显扶汉室”西,“忠义弥天,威灵震世”。关圣是村野百姓最推崇的神灵,担当了维护皇权、收取民心的重任。以致儒释道争相揽入怀中,大肆张扬,到明清达到鼎盛,无论城镇村野,关爷遍地,香火鼎盛。右玉关圣庙有记载的五座,“余不悉载”,看来多的很。
  马王坊在南关庙前。额书“勇冠军威”(有两座马王庙,一在县衙,一在南关)马王爷是道教崇拜神灵,右玉一带庙宇广众,规模很大的庙宇才配有牌坊,所以,一见牌坊便知庙宇宏大。
  北极佑圣坊,城内东街元帝庙前。在宝宁寺东侧,原中学教工院。元帝庙供奉“北极玄天上帝”,是道教祀神。元帝即北方玄武帝。原叫玄帝庙,后称元帝庙。玄武,亦称真武,乃道教中镇守北方之神。“玄武”本为四象之一,二十八宿中北方玄武七宿。形象为“苍龟巨蛇”,列入道教谱系后,降到人间自然也是维护社稷的灵威之神。历代皇帝屡次加封,明代道教达到鼎盛,“保祚佑圣,护国定乱,社稷家神”等封敕颁行全国。因此,庙前牌坊书刻“北极佑圣”。
  宝宁寺坊在大街上。是牌坊式山门。在东街临街。为四柱三门木牌楼式的大门。两侧分座高大石狮。高大的门楼张开两翼,广揽街市。宝宁寺属皇家御赐官寺,门前必定要威仪震世。
  右卫最为特别是是麻家的旌表坊。麻氏家族是右玉人的骄傲。历代出将,扶持皇室,战功显赫。在家乡右玉建坊彰表是官家与民众的共同心愿。一门竟有7座牌坊,其忠勇显赫亦然可见。
  忠义牌坊麻家旌表坊兄弟名帅坊表彰万历总兵麻锦、麻贵。
  麻氏家族,四代武将,麻锦,麻贵之兄,隆庆中期,贼寇大举进范。掠袭山阴、怀仁、应州一代。兄弟二人奋力拒敌,受到奖赏,先后任大同总兵、宣府总兵。
  麻禄,嘉靖中期任大同镇参将。从镇帅刘汉袭击板升大胜。俺答围右卫,麻禄与副将尚表合力固守,乘间出击,围乃解,累功为宣府副总兵。
  都督坊旌表万历总兵麻贵。为万历时朝廷得力战将。先后镇守大同、宁夏,万历二十五年以备倭总兵援朝抗日,建立功勋。朝廷给予世代荫封。
  四代一品坊麻禄,麻贵的父亲。麻政,麻贵的祖父。麻全,麻贵的祖爷。麻全万历时总兵,敕赐一品。麻政,万历总兵,敕赐一品。麻禄,在“右卫保卫战”建奇功。后升大同参将,隆庆初升宣府副总兵。
  敕赐坊天启总兵麻承宗。辽东副总兵。
  麻家将一门33人,封侯拜将,满门忠烈,是值得景仰的英模。
  麻贵,生于嘉靖十七年九月初八,享寿七十有九。生于1538年,卒于公元1616年。
  忠节双全坊天启总兵麻承恩。麻锦从子,历任都督同知,宣府总兵,延绥总兵,大同总兵,后赴援辽东,屡退避,论死,诏纳马八百匹免罪,遂破其家。
  麻禄,三个儿子,麻锦、麻贵、麻富。
  五代一品坊万历、天启总兵。麻全、麻政、麻禄、麻贵、麻承宗。后清代镇江总兵麻振扬改造为镇海元戎坊。
  麻振扬,其祖父麻承勋,其父麻昆,均为明代名将。振扬智勇双全,顺治元年,以参将身份跟随豫王征剿潼关。历任怀庆、甘肃、宁波、象山副总兵,屡有功绩。还乡右玉还为家乡行善,建祠修桥。葬于城东“麻家坟”。现已修复。
  父子元戎坊麻政、麻禄。
  麻家将共有七座牌坊,可见朝廷对麻氏家族的厚赐。麻家将也是回族的骄傲。回族进入大同右玉一带,为当地作出不少贡献。
  都督节制三镇坊在南街西巷口,此坊旌表大同兵变而亡,嘉靖大同总兵李瑾。嘉靖十二年大同发生第二次兵变,才任一年总兵李瑾在兵变时阵亡。嘉靖时边防已弊病丛生。蒙人频繁南侵,李瑾命开挖古店一带壕堑四十余里,限三日完工。本来欠饷欠粮,逃边不断,兵士积怨已久,十月六日爆发兵变。李瑾被杀。后皇朝颁敕在右卫家乡建坊表彰。
  功名牌坊功名牌坊盛兴于明清,需由地方申报,皇帝恩准敕建。是旌表科甲及第、崇重文人,引导世风的标志。代表一种无与伦比的荣耀。建坊的流芳千古的盛事。右玉进士坊有二,麻璋、何廷魁。经元坊有二,举人杨仁,另一不知名。
  进士坊一,麻璋,右卫人,正德年间由大同府考中进士。史书常以大同人误称。
  进士坊二,何廷魁,字汝谦,万历辛丑进士,右玉威远人,以大同府考取,史载大同人。《明史》载,“邦经与张铨、何廷魁皆山西人,诏建祠宣武门外,颜曰“三忠”。天启元年,任辽阳兵备道。时与建州女真(建奴兵)在沈阳发生激战。辽阳经略袁应泰与廷魁不合,城陷,何廷魁回到官署怀抱官印投井自尽。一妻二妾及六名婢女一同自尽。后追赠光禄寺卿、大理寺卿,谥为忠愍。荫其一子为锦衣卫百户。敕使往祭,同祀昭忠祠。
  经元坊有二,嘉靖辛卯举人杨仁。经元,乡试第二至第五称经元。
  功名牌坊的建立,使原本荒蛮的右玉增添了崇文气息。明代以来,随着边关地位的确立,文化滋润日渐迳漫。庙宇,学府,牌坊,科举,一时煌煌兴涌而来。
  贞节牌坊,《朔平府志》仅载一坊。明代,威远孙可学妻,唐氏。
  巩固晋藩坊在南门外石桥。一出南门外就有一座石桥,再往南还有一座木桥。(《朔平府志》载)光绪年间修造。原有两头明代镇河石牛,后找到一头,配了铁角,立于新修南大桥头,昂首凝视着过往人群,也忠实守护全城百姓。哪想,一夜之间不翼而飞。笔者曾见过桥头石额,浅雕石刻。石桥被冲毁后,日伪时,修了木桥,到1967年特大洪水将木桥冲毁。原初南小河(欧村河)水流遄急,为当地要隘。过往人流物资非得越桥而过。明代常发战事,修桥建坊,以显要地。
  牌楼梁石牌坊北门外黄沙洼原来叫“牌楼梁”,因一座石牌楼而得名。距城不远,且当时茂挺的“死人蒿”是难觅的好柴,儿时搂柴常去近前。
  白色石雕,三门式样,印象很深。远远高耸在荒梁上,特别醒目。着意于找柴,对石坊也无多在意。只觉得高大威严,花纹与额字更无入眼。黄沙洼其实是右卫城古代墓地。也不知经历了多少年、多少代。栽树挖坑常见墓坑、墓铭什么的。林场栽树时,曾挖出过明代将军墓,出土断裂石碑,让我辨识,才知是明代将军墓碑。
  此地石牌坊应该是麻家坟牌坊。墓石坊是显赫大墓才能建立的,且需皇帝行文敕建。
  牌坊虽然属小型建筑,却是传统建筑中的点睛之笔。引人注目的牌坊浓缩了中国的社会、文化、思想及建筑美学的内涵。只可惜右卫35座牌坊荡然无存。只能从历史资料中领略一二。
  参考文献:《牌坊研究》深圳大学硕士论文,许康,2011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