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朔州晚报 第6843期 第A7版:文 学 副 刊

背影

  


■吕高立
  每个人的骨子深处,必有一种映射本真的东西与生俱来,让你情有独钟,让你无可救药地喜欢。于我而言,一篇文字,就是性灵的最好诠释;一份孤往,就是内质的最佳呈现;一个背影,就是灵魂的最美画屏。
  背影,总是很简单,总是很诗意,总是很孤冷,总是很故事。背影里有开心,有彷徨,有忧伤,有诗和远方,更有对生命的思索。
  我喜欢背影,喜欢背影里蕴含的意境,喜欢想象背影里隐藏的神秘。喜欢欣赏各式各样的背影,更是随时随地爱上自己的背影。
  儿时读朱自清的《背影》,似懂非懂的年龄,只能朦胧地感觉到背影是一种深似海重如山的拳拳父爱。后来,独自出外求学,渐渐感受到背影也是“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浓浓母爱。再后来,一次又一次地与同窗惜别,慢慢领略到背影原来也是挥别时绝决的转身,是一种前路茫然的伤感,是再见了就再也不见的酸楚。
  背影,是一首承载记忆的歌。当岁月远去,当往事随风,当韶颜不再,那些童年的往事,那些有关青春的故事,那些曾经来过生命里的人,若干年后,无一不幻化成一抹或远或近的背影,无一不演变成一首难忘的歌。
  每每目送她天真烂漫的背影,走进学校大门,然后消失在视线里,那时那刻,脑海里不禁然浮现出那年那月恰同学少年。原来,从小小的背影里,更多地是因为窥见了往日的自己。
  夕阳西下,发如雪鬓如霜的垂垂老者,手拉手搀扶在晚霞映射下的小径上,凝神注目他们渐行渐远的蹒跚背影,不禁惊叹:这画面就像一首诗,就像一首歌,更像一幅画。此情此景,满心感动“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相濡以沫,更是浮想联翩起自己有朝一日的迟暮耄耋。原来,从步履踉跄的背影里,不仅读出了漫漫人生路上的沧桑与落寞,更是领略到人终其一生不过是回到原点。
  背影,也是一首吟不完的诗。“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是闲钓流云的清越闲适;“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是看透世相的孤绝空灵;“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是超然物外的达观洒脱;“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是远离市井的俊逸自在……
  背影,更是一本无字的书。想要读懂一个人,就先去读他的背影吧,背影里反应出的信息是不经意的,没有任何造作和伪饰。有人说,当你开始迷恋上某个人的背影,你与这个人冥冥中必定存在着某种或深或浅的生命交集。
  当我们走在摩肩擦踵的人流中,来来去去的背影里,是不是总能发现似曾相识的背影?而当我们喊出某个名字,背影一转身,方才发现是一种错觉。原来,行走在形形色色的背影里,每个人都是别人的背影,每一个别人也都是自己的背影,纵便有过交集,但当某个终结的时候来到,终也会成为远去的背影。
  当你对着镜头不知所措,不如影上一张背影吧;当你不忍离别的伤楚,不如转身来一个令人难忘的背影吧;当你遭遇挫折困苦,与其颓废不前,不如决然洒脱地踏上前路,给过去、给痛苦、也给自己,来一个绝尘而去的背影吧。
  因为,背影,是一种清明,是一种含蓄,是一种孤零,更是一种风景和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