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朔州晚报 第6843期 第A7版:文 学 副 刊

女 儿 味

  

■张晓玲
  一家人坐在饭店里,高扬给妈妈布菜,盘子已经快装不下了,她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妈,这是您喜欢吃的,我不能亲手为您做了,您尝尝饭店做的和我做的一个味么?”高扬把一块红烧肉送到妈妈嘴里。
  妈妈慢慢咀嚼着点头:“没有你做的那种味道,也很好吃。”高扬笑着说:“好吃就行,以后想吃了就叫我小哥来这家买。”
  “扬扬,等你病好了我还是吃你给我做的红烧肉,你做的红烧肉有女儿味。独一无二的味道!扬扬,这是妈妈的积蓄,给你,先拿去治病,等你好了再还我。”高扬别过脸抹去眼里的泪水。转脸面对母亲的时候她已是笑容满面:“妈妈,我这病一时半会治不好,我要去北京治病,等好了回来给您做女儿味的红烧肉。”高扬把母亲拥进自己的怀里说。
  高扬的丈夫老金看了看表说:“妈,下午一点半医生上班要给扬扬打吊针,让我小哥送您回家,别牵挂扬扬,有我呢!”
  临别,高扬拿出一张卡对母亲说:“妈妈,这张卡给你,想我了就拿出来看看。”
  “这是干什么用的?”
  “能买好吃的,妈妈我爱您!”
  “这孩子……”
  高扬得了淋巴癌,且全身扩散。她强打精神陪自己八十多岁的妈妈吃了一顿饭。风烛残年的老母亲心脏不好,高扬对妈妈说去北京治病是假,怕自己走了妈妈伤心是真。
  高扬回到医院的第六天就离开了人世,临走,她手里抓着母亲给她装钱的布袋。
  一年后,老人攥着女儿给她的十万元的银行卡,找高扬去吃那独一无二的女儿味的红烧肉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