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朔州晚报 第6843期 第A7版:文 学 副 刊

故乡的春天

  

■赵 平
  惊蛰都过了,春天还在半梦半醒间。
  故乡的春天总是来得有些迟,好不容易盼来了,着急忙慌间就到了夏天。
  二月份,你是断然看不到半丝绿意的,河水还结着厚厚的冰,整整一个冬天的心事还拧结在心头,沉默而冷静。比起江南一树一树的繁华,还有万丝绿绦,我总认为故乡的春天像个不解风情的男子,他木讷而少言。
  树是秃的,枝是枯的,土地是冰冷的,连鸟儿都很少出动。你盼啊盼啊,期许在萧瑟的世界里望得见一丝鲜亮的希望,用以做为迎春的欢喜,可他是那么能耐得住寂寞,固执地立在那里,没有谁可以轻易左右得了他。
  就走走吧,在这个单调的春天里安静地走走,天是蓝的,云是白的,大地是苍茫的。你大可以任万千思绪自由地拓展,漫向更深的远方,于是很惊奇这里的春天竟有着无比宽广的胸怀。
  春寒料峭,乍暧乍寒,是故乡初春的特色。不知道是他在努力挣破一个冬天的束缚,还是要与旧年来一个彻底的了断,所以显得有些矛盾与纠结,也所以偶尔会飞雪片片,偶尔刮起像刀子一样尖利的风。心绪如此波动,选择是如此艰难,破茧成蝶也是一番费思量的事情。他,不愿轻易做出选择。
  但是后来,不知道哪一天,突然就扯开了漫天的风,呼啸着、奔跑着,夹带着飞沙,黄土。这风来得狂,带着野性,带着豪迈,仿佛有满满的热情,任你无法拒绝无法抵挡,于是满身满脸,甚至满嘴都是它的味道。
  它是来探春的吗?是挣破了思想的禁锢,决意阔步向前了吗?
  冬天过去了,春天总会来的。
  这春,扑面而来了。
  故乡的春风,是有声音的,呼呼喝喝着,满世界都响,它是粗犷的、豪放的。这看似不解风情的男子变得像黄土高坡的汉子一样了。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真的仿佛就是一夜之间的事情,枝头颤动着柔情,羞羞答答,河水也一圈圈晕开,岸边的柳树努着嫩芽急切地要扎进春天的怀抱。厚厚的枯叶再掩埋不住小草,它们争着挤着要冒出来。世界,开始热闹起来。后来,先是杏花开了,一朵一朵压在枝头,一朵一朵含着笑。接着,梨花也开了,白生生,娇滴滴。蜜蜂也忙了,这丛飞来那丛去,小鸟们也飞来飞去,要把它们的快乐洒在春天。太阳挂在高空上,笑咪咪地看着,尽是温暖与温情。
  春天的味道越来越浓了,就连小土山都忙着装扮自己了,各种叫不上名的杂草、山花开始探头探脑,打着呵欠,伸着懒腰尽情沐浴在春日的阳光里;那些歪脖子老杨树也努力地抽着新芽,想要快点结出满枝新绿。木栅栏里的羊角葱一个劲往高冒,浓郁的葱香飘进鼻子,飘满了春天。
  母亲说土地消融了,能种了,她早忙活着把菜籽撒满了街门口的空地,她的脸上堆着笑,那笑仿佛是有声音的,随着水龙头的流水”哗啦啦“流向菜地,流满春天。
  春天,一切都是那么新,让人兴奋而活力四射。
  到了四月,清明来了。
  清明前后,种瓜点豆。这时,乡亲们的心开始蠢蠢欲动,他们再按捺不住,开始一趟趟往地里跑。刨茬子、浇地、施肥,将满满的希望种下,祈求风调雨顺,老天能赐一个丰收年。他们的愿望就是这么简单,这么淳朴。
  等过了清明,天气开始大幅度回暧,雨水也勤了。人说春雨贵如雨,这是春天最动人的故事。春天的雨像个小家碧玉,轻轻地,细声细气,有时甚至听不到它的声音,可地面上已经湿了一片,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雨香味。较之于之前的不解风情与野性豪迈,原来故乡的春天也有柔情的一面。
  它小心地飘落,抚摸着,大地多像它的爱人啊,她愿温柔以待,愿付尽韶华,只为真情相拥。它在大地的耳边呢呢喃喃,动情之处亦如痴如醉。
  这春天,处处是美。
  风还在刮,一遍遍叫醒万物,山水花草,飞鸟虫鱼都醒了,好不热闹。它们各自舒腰展背,骚首弄姿,都想在春天留下最美的剪影。
  谷雨来时,春也深了,意也更浓。地上的苦菜密密麻麻,绿油油、嫩生生,它们疯长着,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满眼都是绿色了,绿的树、绿的草、绿的叶、绿的大地,那绿是鲜亮的、活泼的,也是清新的,惹眼的。
  然而转眼的功夫,还未来得及尽兴,夏天就自顾自来了。
  故乡的春天总是很迟,又很短,望穿双眼的企盼以及孤傲的个性让故乡的春天更具备独特的魅力。我依然感觉他像一个男子,不,是汉子,黄土高坡的汉子!
  在寂寞之中隐忍而顽强;在爱恨之间棱角分明;在前行的路上热情奔放;在内心深处柔软细腻。若是不用心,你不会轻易看到他的美。这种美,不及江南柔媚,也无秀美之气,没有姹紫嫣红,也不会谱曲成诗。他无法住进古往今来无数文人墨客的香词之中,他少了韵脚,也少了艺术感,但他有风骨。
  有如脚下的大地!
  经过了一些年的流浪,最后,我才读懂了故乡的春天。 有一种朴素,是骨子深处的高贵;有一种美,是你用灵魂才能读到的惊叹。故乡的春天,简简单单,却深刻,平平淡淡,却深沉!
  于是,我仿佛看到了祖祖辈辈在黄土地上耕作的父老乡亲,守着破败的村庄,在贫瘠的岁月倔强地前行,生命的纤绳在肩头来来回回拉动,被疼痛灼伤之后依然微笑从容。
  再深的冬天终要过去,只要心里有一片春天,定然会阳光加身,希望长满大地。而这春天如此来之不易,我们怎么舍得不去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