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朔州晚报 第6758期 第A7版:文 学 副 刊

要 过 年 了

  老舍说,你须把受委屈当作生活,而从委屈咂摸出一点甜味来,好使你肯活下去。
  活下去,在尘世里辛苦地活着。
  我常常会想起一句话,“小时候没病也恨不得装出病来,是为了更多的得到;长大后,有病却也得装成没病的样子,为了更多的给予。”当我们踮起脚尖拼命探求着天空的高度时,孰不知,烦恼已如乱麻一般纷至沓来。
  成长,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一日日,一月月,一年年,时光像流水一样在指间默然流逝,甚至不留一点回声。或者,有些日子,我们还来不及细细品味,未曾看清模样,它们就被深埋进了记忆。
  鸥说,你快乐点,好吗?
  我说,我快乐不起来。
  这是一个不该忧伤的季节,而我的心恰如了窗外的枯树,除了一身萧瑟,余下的,只是空洞与孤独。
  还好,要过年了。
  我们总是喜欢忠诚地秉承着传统的意念,用一个“年”来间断之前的所有不快,也期许着一个“年”可以使我们重新开始。“年”,好似人生征途上的加油站,歇歇,再出发。此时,我亦如此去想,就算再多的不快,在新年钟声敲响的那一刻,都会被震碎,碎到尘埃里。当新年的第一轮曙光扑面而来时,满满,都是温暖的味道。我愿人生安暧,纵然平凡,纵然清贫。
  如此想想,大抵因为心里蓄满了希望,憧憬着光阴终会葱茏,心里倒也生出了几分隐约的欢喜。
  想来,这一生我们所经历的种种不过也就是自己与自己永不停歇的较量罢了。我们在脆弱里说服自己坚强,在痛苦中告诉自己隐忍,也在欢乐中提醒自己莫忘形。年轻时,我们告诉自己要珍惜,年老时,又不得不说,最美夕阳红。
  这,就是日子,烟薰火燎的日子啊!
  阳光渐渐黯了下去,天空也变得越来越冷寂。这一年,在浮动的光影里,更懂人生不易。
  很多时候,我想说,我也是怕黑的孩子,擎着一颗长不大的心在这世间小心翼翼。可是,我又不愿开口,天性的倔强总想让自己活成一朵自由行走的花。就这样,矛盾地活着,和这世间万万千的人一样。任那千军万马的情绪碰撞、揪扯、绞缠,我只能故作镇静,在一口年老的古井里照看着花开花落。
  房子打扫得很干净,不得不说于房子的要求我是苛刻的,纵然三间茅屋我也能把它住成一个心上的天堂,这是与生俱来的,是对生活持有的热烈的情怀。我需要一个干净的环境来安放尘世里动荡的心,需要一所干净的房子成全灵魂的安宁。我是那么渴望将世间的嘈杂拒之门外,眼里、心上都是干净的,澄明的。
  虽说这一切似乎没有多少价值,然这何曾不是于世间诸物所持有的慈悲?这又何曾不是在一遍遍告诉自己,生活尚需这样的仪式感。
  牙疼,一波,接着一波,变换着方式疼。饭不能吃,喝水挨着都疼,连感冒都是一步三回头。这个季冬,兵荒马乱,溃不成军。但,房子还是要打扫,年,还是要循规蹈矩地过。
  眼看着,这一年马上就要结束了,我想我是该与它喋喋不休一番,让它走的时候,千万别忘记了带走它赐予我的一切不安与彷徨,带走它所给予我的一切不好与不快乐。
  窗外,已是万家灯火。一盏一盏,都是故事。别人的故事我们读不到,我们的故事,别人又怎么懂?这一生,我们也只能用一把不屈的骨头撑起自己故事的灵魂了。
  我知道,那些灯火很快也会熄灭,然后太阳升起来,就像这年很快就要走过一样,所以,有些话再不必细说,留与时光吧!
  新的一年,正浩荡而来。我亦不必多说了,纵然看穿生活模样,依然需要热情地活下去。
  委屈,咂巴咂巴,也能品出一丝甜来。老舍说的。我想,我应该信。
  过年,回家,让年的味道在那个被叫做“家”的地方更加浓郁,更加温暖。年少时,一身翅膀欲飞遍万水千山,而今,满心的乡愁,期许从万水千山间走回。
  有家,有爱,就该是好日子!□赵 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