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朔州晚报 第6758期 第A4版:朔州人物

大 山 深 处 铸 师 魂

—— 记 应 县 白 马 石 中 心 校 教 师 孙 平

  


本报记者:符烨邦
  有这么一种教师,他们默默坚守在贫困山区,用一耸肩扛起一座山的孩子,带孩子们打开通往山外的大千世界;
  有这么一个人,他38年如一日,悉心耕耘,耐心传授,用无怨无悔的付出点亮大山里孩子们的梦想和希望。
  他就是来自应县白马石中心校的乡村教师孙平。

坚守初心,38年风雨无阻
  冬日的朔州大地处处寒气逼人,在海拔1700米之上的应县白马石中心校教室里却温暖如春,响起琅琅书声。一群面容质朴,目光纯真的孩子端坐在书桌前,认真诵读着课文。全年级班主任兼数学教师孙平也早早来到了教室隔壁的办公室,一边听早读,一边备课,这个普通的再不能普通的情景每天都会出现,这是他跟孩子们的约定。
  孙平出生于应县白马石乡马岚村,自幼在山区长大,1979年毕业于白马石中学,20岁参加工作,至今已38个年头。他先后在四所小学任教,其中有三所是一师一校的偏僻山庄。其中,在白马石乡庞家套小学教书年限最长,也发生了一件让他一辈子刻骨铭心的经历。
  时间追溯到1990年,孙平所在的庞家套小学与马岚村隔着一道沟,沟里长年有积水,因为每天都会经过,孙平从没多留心。在一次大雨之后,他像往常一样去上班,突然发现沟里的水流势很猛,本想从旁边翻山绕道到学校,但去了学校就会迟到,于是他硬着头皮,和一块同行的侄儿准备跳着石头过河。没曾想,刚跳到河中心的一块石头突然发生侧翻,两人都坠入了水中,抱住了两块不同的大石头。水流湍急,谁也帮不了谁。绝望之时,正巧赶来了两个学生的家长,把两人救上了岸。
  回想起来,孙平至今都有些害怕,“这是与死神接触最近的一次,能拣上这条命就是不幸中的万幸。”而从此,孙平在心里默默地种下了一个誓言,矢志不渝,扎根山村教育。
  2008年,孙平被调到了离家40公里外的白马石中心校任教。从家到学校的路更远、更险了,但他没有半句怨言。信念一直支撑他前行。孙平告诉记者,每次去学校,他需要翻越油篓梁、砖木头梁两座大山,骑摩托车或步行沿着小道前往学校。有时遇上雨雪天气,摩托车走不了,步行一次就得三个小时左右时间。为了不影响教学,他经常在放假归来的前一天就赶去学校。有一次,他的脚在翻山时受了伤,脚趾骨破裂,医生开好了休假证明,他却没请假,因为他带的56个学生中的8名学生快要毕业了,他硬是踮着脚上课一个多月,直到暑假到来。寒来暑往,冬季最难熬。有时大雪封山后,他一连数月不能回家,经常被妻子、孩子埋怨,而他只能心生愧疚,默默承受。
  孙平说,我是山里的孩子,还被山里人救过。我要把每个山里人的孩子照顾好,不错过与他们的每一次早读。

悉心耕耘,甘做学生的爹娘
  白马石中心校位于恒山山系群山环绕之中。这所乡村寄宿制学校学生“清一色”地来自学校周边的山村,绝大多数是家庭贫困、单亲以及没有父母的留守儿童,学校的学生最多时超过了200人。近年来,随着山区百姓经济条件的改善,学生数量逐年减少,目前只有12名学生,是大山里典型的“麻雀学校”。然而学生少,关爱却从没有落下。一路走来,孙平俨然成了单亲儿童的爹娘。
  2008年冬天,孙平刚调入白马石学校,班上有一位学生张宇哲,是一名留守儿童,大冬天还光着脚丫,他看到后很心痛,当即找了一双自己的鞋子让孩子穿。孩子穿上后笑嘻嘻地说:“老师,鞋子真大”。孙平摸着孩子的头说:“老师给你买一双合适的鞋。”没想到,第二天,孙平的办公桌上多了十二颗鸡蛋,他一打听原来是那个孩子送的,他把他爷爷唯一的“最近收入”给拿来了。孙平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他把自己微薄的收入越来越多地用在这些孩子们身上。
  他经常给单亲儿童张小山买学习用品,生活上关心他,学习上帮助他;杏沟村学生韩小星转到孙平的班时,家里什么亲人都没有了,只留下她一个人,孙平就把自己孩子的衣服送给她一大包,还给她心理辅导,让她勇敢地学习和生活。
  课余时间,孙平经常开展家访,密切与家长联系。2016年冬天,孙平发现二年级学生侯尚明上课总是走神,就找她谈话,想找出她学习退步的原因,但侯尚明闭口不语。为了探个究竟,孙平冒着严寒,走了十几里山路,来到侯尚明所住村庄。经过一番打听,得知侯尚明的母亲因夫妻感情不和离家出走。孙平了解这些情况后,一边做侯尚明的思想工作,一边联系想方设法侯尚明的母亲,最终让孩子摒弃了退学的想法。
  2019年秋天,学生郭海在星期天返校时,不慎把脚踩空,造成右脚关节扭伤,需要住院治疗,当时正值秋收,郭海的爷爷种的十几亩地一刻也耽误不得。孙平知情后,主动承担起照顾郭海的重任。
  孙平说:“我把这些孩子们看成了自己的孩子。他们年龄小就经受变故,离家独立生活学习,太不容易,我必须让他们时时感受到温暖。”

愿做春泥,坚持到最后一分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38年来,孙平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教书育人上。吃住和孩子们一起,给孩子们穿衣服、脱衣服;有的孩子有尿床的毛病,晚上,每隔一两个小时,他就叫孩子起来撒尿;每天深夜,他总会起来几次,看看孩子们的被子盖好了没有;闲暇时,给孩子们清洗被套、褥单和衣服;星期天,翻山越岭送回家不便的留守儿童回家。
  在他的悉心照顾下,山里的孩子一个个长大成才。
  孙平告诉记者,他的学生中有二十多人考上了大学,其中有位学生在上海航天院研究所工作,有位学生成为了301医院主任医师。这些学生有时回来探亲就会来学校看望他,问长问短,问寒问暖,这让他特别自豪和开心,感觉吃了再多苦也都值得。
  38年来,与孙平同一时间加入教师队伍的同事,大部分都已调离了山区,有的同事还担任了重要领导岗位,有的评上了高级职称。每当遇见这些老同事,他们都会劝孙平离开那座干山头;家人亲戚也都经常质问他一辈子待在山里究竟图什么。但孙平一想到山区里天真、可爱的山里娃,调动工作的念头很快就打消了。
  孙平说:“人这一辈子,做一些自己从内心感觉有意义的事情,就足够了。虽然在山区工作,在经济和地位上落后于曾经的同事们,但我的内心是富足的。”
  38年来,孙平也获得了众多的荣誉,曾获得“县电教能手”、“县模范教师”、“教育部坚持乡村教育三十年奖”、“省模范教师”等称号和奖项。2018年,他被评为朔州市“德育标兵”,他的事迹在2019年被作为先进典型进行了全市巡讲,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老师们纷纷为他的执著点赞。
  白马石中心校长张彪说,“正是由于有这些几十年扎根山区、服务山区、奉献山区的老老师们,白马石中心校从来没有安全事故发生,正是由于他们的坚守,托起了山区教育的一片天。”
  如今,白马石中心校也有了巨变,维修了暖气管道,购买了信息化数字锅炉,并且新建了旗台、旗干,学校内外粉刷一新,孩子们的上学环境更好了。58岁的孙平再过2年也要退休了,但谈起退休后的打算。
  孙平斩钉截铁,“如果需要,我会坚守到生命的最后一分一秒。用自己薄弱的知识和力量,为山区教育作出一点点贡献,让更多的山里娃在家门口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