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朔州晚报 第6666期 第A8版:历史文化

右 玉 古 堡 寻 迹( 一 )

  

□张宏世
  右玉古堡相望,村堡相偎,说是“古堡之乡”当之无愧。这些元明两朝筑就的土堡,遗留到现在,坚决抵抗住风雨浸蚀、牲畜践踏、人为毁坏,依然顽固地稳扎在荒野中。尽管岁月斑驳,颓像凸现,但仍然伟岸。像不屈的老人,何惧风霜,步履是那么坚定,风姿是那么绰约。历史就是这么绝决。当你走近了,鬼斧神工般的旷世大作,一定惊得你错颚难合。摸进去,高墙四抑,荒草没腰,乱砖绊足,幽幽死寂,小心翼翼,不期惊起野鸡野兔吓得你魂魄丢了七分。然而,当年移民实边、筑堡屯军、披沥垦植,艰难戍边的军士们在这荒凉的边境线上,吃尽苦,受尽罪,拼死保卫这一方家园,也真该向他们致敬。我们祖居在这儿的人们,多戍边的后裔。迫离富庶地,远走穷辟乡,屯驻边地,凄苦度年,拖儿带女,繁衍不息,屯堡村落就这么演变下来。回看当年屯军景,几多悲荒壮阔情,右玉的人文历史昭然若揭。老祖宗真有神奇的东西留给我们。独特的、不可多得的人文景观,毁掉了不会再有,且迫要利用。右玉境内腾伏蹿越的长城,坚挺傲立的烽台,幽静神秘的古堡,与漫漫林海,多彩田陌,构成了别具一格的塞外风光。这就是右玉,自然风光与人文景观完美结合。“右玉精神”渲染近地,边塞浓情吸来远客。力致旅游正当其时。祈盼家乡的发展,倾情于历史文化,赋予社会的责任,迫不我待,遍走僻乡偏地,调查走访。终得实据,右玉古堡面貌渐渐廓清。兹奉于社会,了却心愿。
  据史载,右玉有七十多座堡子。现在经实查,现存44座。近来毁失5座。真有令人惊叹的军屯堡,不妨去走走。

军屯堡
  元代曾大规模施行、波及全国的屯田政策,是否涉及右玉,始终是萦绕心头的不解之迷。2019年8月8日的野外之行,心中一亮,梁信屯东梁的旧堡,为寻找元代军屯堡找到了实据。“梁信屯堡”在史料中赫然在列。现在似无踪影。和无聊的村民闲谈中得知村东有一破堡。意外收获大为振奋,急步跨沟,近前仔细观察起来,仅存似堡形的“墙”痕,然堡址无疑。墙存高约一米,宽约2米,完整的北墙有50米,东墙仅20米,西墙约50米,南部被一道很深的侵蚀沟吞掉多少不得而知。在坡下找到一块酱釉粗瓷片,这种粗瓷是金元下层常用的盛水器。此堡座落在宽展的缓坡丘陵下部。当初一定没有很深的沟,但是靠近水源,这是筑堡的基本选择。堡墙很单薄,远没有明堡那么厚实,筑堡的形制与明堡完全不同。表现出历史背景的不同。
  据史载,汉昭、宣之时,始屯田。文帝初具规模。“不如选常居者,家室田作以备之。为之高城深堑,具田器……民之欲往者,复其家,俾实塞下”就是说,百姓有意前去,要拖家带口,给于农具,还要筑高城,挖深堑,防止敌人来攻击,把这些人充实到塞下边防,这为以后的屯田定下基调。汉以后被历代效仿,皆以此为范,略有更改。从现在调查看,右玉境内有元代和明代两朝的军屯堡。右玉广阔的缓坡丘陵地貌正适宜屯田,这正是广置屯堡的由来。

元代屯军
  中原是以农耕文明为基本,然而蒙元政权却是“马背上的民族”。初入中原“空其野为牧”的野蛮政策带来极大的破坏。其后依耶律楚材之议,“汉法治汉地”,适应中原文化,推行重农策。置农官、兴水利、广屯田。《元史。兵志》:“古者寓于农,汉、魏而下,始置屯田为守边之计……海内既一,于是内而各卫皆立屯田。”元代屯田地域之广、规模之大,超过历代,范围遍及全国。《元史》称“天下无不可屯之兵,无不可耕之地”元代屯田种类繁多,有军屯、民屯、军民合屯。有枢密院下辖的各侍卫军。(直属中央的精锐部队),这些军队随营地立屯,驻扎在一地,即就地屯田。有地方军队系统的镇戍军屯田,分蒙古军、汉军、探马赤军(诸部选兵)。元代发展了专业屯田军,制定了军屯制度,也为明代屯田依为基策。军屯基本分两种类型。一种是“蒙军”操守正军。正规部队在战事稍息即转为屯田,去种地。另一类是杂牌军,有色目军、南军、汉军,都有屯田任务。元代屯田是游牧文化融合于农耕文化的范例。元代很有成效的屯田支撑了大规模的军事用兵,四处征讨,庞大的军队,粮饷需求巨大。仰屯田,资军饷,解决了大问题。军屯,民屯,也属官方屯田,有中央机构大司农司和宣徽院统属的屯田。(宣徽院是专门掌管皇宫饮膳的重要部门),还有各行省掌管的屯田。元代的军人除口粮外,其余军费大都自备。汉军中有山西太原、平阳、大同等地军士,要到四川征伐。“西京军士,每岁转输,不胜劳费,至是更之”钱物补给困难。所以,就地屯田,以资军饷。
  2019年8月13日,“搜堡行动”再出发。我漫无目的地跑到沙家寺附近,问一位热心的羊倌,沙家寺和苏家沟原来都有堡子,修高速时毁掉了,沙家寺还剩残存的半个堡。一听,来了劲,爬过高架桥,一瞭就在近前。一座大堡被高速从中切毁,幸好东西各存一部分。堡置长方形,东西总长(加高速所毁)160米,南北宽70米,残高1米—3米,顶宽1.5米。堡子依坡而筑,残墙还很高大。细瞅夯筑层,隐约可见。夯筑水平低劣,完全不像明代筑墙的精道。元代是蒙古游牧习俗,进入中原,逐渐接受汉文化。明、元两朝,文化差异明确地反映在屯堡的修筑上。史载有沙家堡,现在找到了遗存,看来史料可信,应该也属屯军堡,规模较大。草丛忽见一块金元白底黑花瓷片,捏在手中,热涌心头。那娴熟的画功,简略一绕,花卉即就,疏朗明快,素雅而洒脱,金元画风跃然指间。堡中能找到这样高级瓷片又规模这么大,可能是所堡。
  蒙古人进入中原农耕区,不会种田而致大量田荒。皇帝制定政策,强行推行屯田。随着战事偃息,大量军队转向农屯。屯田的人等,蒙古人、南人、编民、募民、无藉户,还有流民和罪犯。元代大规模的屯田,是在世祖忽必烈时。元蒙从游牧军事转变到驻屯守御,是重大转变。一个少数民族要统治天下,要融入异族大文化区,屯田不失为良策。开垦了战乱荒芜的土地,收聚了流民,发展经济,保障军饷。为纵横天下,征讨中原创造了条件,屯田伴随着人口的大规模的流动。也是不同民族、族群的融合。本身意义已超越筹集军资的范围。大同路是元代的主要军需补给站之一,是元大都通往西北的驿道和中转站。右玉作为后方,(腹里)无战事,地广人稀,划入屯田区域。随营立屯,以营为家,所以修筑屯堡,理所当然。
  余官屯村东里许,原有一座堡子,叫“张浩堡”,史载有名,可惜修建水泥厂时彻底推失。据村民描述,堡内能种六亩地,看来也是百米以上的大堡,堡墙已剩矮墙痕,同一地不可能修两个堡。明代军屯堡筑于明初,那么张浩堡应是元代军屯堡。元代堡大部消失是因筑墙酥松,汉代还很坚固,元消失。马上民族不善修筑,入主中原,汉化中勉强修堡。能从筑堡中看到一朝的社会文化、经济技术、思想理念。
  贾贾窑堡,隐藏在村东庄稼地里,寻得引路才见着。东西约百米,南北50米有多,矮墙仅米数高,且酥松无夯层。墙中夹兽骨和金元黑瓷片,看来是元代屯军堡。东隔不远,还有一小堡遗痕,同期筑成,安置屯种的军民。元代堡最明显的差别,筑墙很不认真,甚至连夯层都很难看出,与明代堡墙天地差别,一看便知。史载有“姜家窑堡”,谐音贾贾窑堡。蒙元时有相当数量的蒙古人与汉人杂居,随汉的生活习俗,逐步汉化。现有“云”姓,就是汉化的蒙古人。这样的村庄在右玉也能找到。“腊几屯”显然是蒙语。史料有“杂不剌”堡。以“屯”为村名,意味着曾是屯田的居所。右玉广众的古堡,其实多为军屯堡,明代屯军又是一番景象。
  参考文献:《元代的军屯制度》国庆昌,《历史教学》1961年z2期。《元代北方地区的屯田》周继中,《北方文物》1988年。《元代屯田的发展和演变》李干,《中南民族大学学报》1984年第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