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朔州晚报 第6534期 第A7版:文 学 副 刊

端午“供”

  中国人,向来有“清供”的习俗。不同的季节,不同的节令,清供各各不同。所不同者,主要是“清供物”,即清供所用的物品。
  端午清供,古已行之,而今,仍旧。只是,淡了……
  端午清供,各地风物不同,风俗有异,清供物,也就呈现出不同的特色。但有一样,是必然相同的,那就是粽子。
  孟元老《东京梦华录》记“端午”:“端午节物:百索、艾花、银样鼓儿、花花巧画扇、香糖果子、粽子、白团、紫苏、菖蒲、木瓜,并皆茸切,以药香相和,用梅红匣子盛裹。自五月一日及端午前一日,卖桃、柳、葵花、蒲叶、佛道艾。次日,家家铺陈于门首,与粽子、五色水团、茶酒供养,又钉艾人于门上,士庶递相宴赏。”那么,“五色水团”又是什么呢?陈达叟《本心斋疏食谱·水团》曰:“黍粉包糖,香汤浴之。”祝穆《诗话·六十》则曰:“端午作水团,又名白团,或杂五色人兽花果之状。”可见,“五色水团”是用黍粉做成,然后,再在香汤中煮过,而且可以做成“人兽花果”种种形状,故尔,才名之曰“五色水团”。都说宋人生活讲究,单凭这一点,即知“诚然不虚”也。
  清人·顾禄《清嘉录》,记端午:“五日,俗称端午。瓶供蜀葵、石榴、蒲蓬(“蒲”,是指菖蒲;“蓬”,是指飞蓬)等物,妇女簮艾叶、榴花,号为‘端午景’。”
  顾禄《清嘉录》,是记吴中“岁时节物”的,所记风物,从地域上来看,主要是指今之苏州一带。蜀葵、石榴、菖蒲,是五月应时之花,司空见惯,但若“瓶而供之”,其风致,就自当别具一番情貌了。
  我在这里面,看到了旧时苏州人的一份风雅。苏州,属于水乡,想来浅水、岸边,蜀葵、石榴、菖蒲等花,是无处不在的。清晨踏青行走,顺手掐几枝蜀葵花或者菖蒲花,带回家,找一只青花瓷瓶,将掐下的花,清水供于案头,叶绿花红、花黄,青花瓷瓶“天青色等烟雨”,让几枝蜀葵花或者菖蒲花,氤氲其中。
  这是怎样的一道风景?又是怎样的一种美感?瓶供之美,真真是醉人心魂。
  我的祖母在世时,我们家端午清供,通常是三种清供物:粽子、五月红、艾草。
  一大早,祖母就起床,擦洗干净三个瓷盘,然后,郑重地将三种清供物,摆于瓷盘之中。粽子是刚刚蒸熟的,摆上瓷盘时,还散发着阵阵粽香。艾草,则是孩子们大清早从野外采回的,枝叶青碧,叶片上,也许还沾着露珠,你仿佛能从露珠中,犹能看到田野的风光;此时,艾香清醇,弥漫一室,端午的气息,浓郁极了。但最惹人的,还是那几个“五月红”——“五月红”,是最早成熟的一种桃子,个大、色红,鲜鲜嫩嫩,最是喜庆,也最是有趣。
  三种清供物,摆在堂屋的大方桌上,这个端午,就格外地“喜气洋洋者矣”。
  可惜,祖母,已经去世多年。而今,这一切,俱已往矣。
  端午时节,我怀想昔日的端午——“清供”风情——也怀念我的祖母。■路来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