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8版:要闻

<上一版

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朔州晚报 第6519期 第A8版:要闻

历 史 文 化 的 乡 野 表 达

  

■边云芳
  
  我们居住生活在一个名叫朔州的地方,一座北方之州,一座绿色之州,一座美丽之州。这片土地,她深厚绵长的历史让我们从未停止过寻找,她深邃博大的文化让我们俯首叩问,她荡气回肠的故事让我们长久地回味。
  这几年,我怀着一种对这片土地的感恩和敬畏,走过山川走过河流,走过古庙走过戏台,在一座座遗址前默坐怀想,在一方方古墓前久久回望,在一株株古树前仰首驻足。由此,我们会开启心中的文化密码,寻找到属于自己的那条通向文化自信的道路。
从历史深处走来
  首先从峙峪遗址说起。1963年,中国科学院在黑驼山脚下发现了这一处旧石器时代遗址,著名考古学家贾兰坡考证,把它命名为峙峪遗址。这处遗址距今近三万年。那么当时,我们的祖先是如何生存的?是的,他们发明了用石头做成的弓箭,进行狩猎,以猎取野马为生。所以郭沫若先生将峙峪人又称为猎马人。这处遗址是我们朔州最古老的文明起源和文化雏形。
  峙峪遗址蕴藏的文化密码证明我们的祖先有着很高的智慧。1963年出土了一万五千余件精巧的石器和大量的哺乳动物遗骨。在这些出土文物当中,有两个最:最早的兵器,发现的石镞,证明当时已经发明了弓箭,这是人类前所未有的武器。最早的计数符号,出土的数百件兽骨化石上刻着数目不等的横道痕迹,在文字发明前,这是最早的记数符号,是人类实际生活的重要产物。这两个最,佐证了峙峪遗址是中华文明发祥地之一,而且挺立起中华文明的高度。这些出土实物现藏于中国科学院。
城池旧时光
  公元前215年,秦始皇派大将蒙恬率领30万大军北击匈奴,筑城养马,所建筑的这座城,称为马邑。这是最早出现的城池。这座城就是现在的朔州老城。我们看到的老城古城墙是公元557年,也就是北齐时期在秦朝马邑城原址上的建筑,距今是1400多年。
  一说到马邑,首先会想到一个村庄,就是现在神头镇马邑村。这之间又什么联系?在历史上究竟出现过几个马邑?
  一是秦马邑。秦马邑的建立有两种说法,一种是正史记载,一种是传说。史书记载,公元前215年,秦始皇派大将蒙恬率30万大军北击匈奴,因当时作战以骑马为主,朔州一带又盛产名马。于是便在当地筑城养马,所筑之城,故名马邑。置为马邑县。这是最早的行政区域名称,也是中国第一个以马命名的城邑。还有一种神话传说,来源于《搜神记》,说蒙恬筑马邑城的时候,总是崩塌,如此崩塌数次之后,忽然有一匹威武雄壮的神马在此反复驰走,众人很奇怪,就顺着马蹄的脚印筑城,结果在现在老城的地方,把城建起来了,于是起名马邑。从蒙恬筑城养马的内容来看,《三晋文明之最》一书记载,秦马邑是当时山西北部最大的马场。实际上应该说是我国北方最大的马场,因为从现有的资料记载,再没有比秦马邑大的马场。秦始皇32年起,一直称为马邑,直至北齐天保年间,设置朔州。所以这一段时期的马邑,考古学家把它称为秦马邑。二是唐马邑。唐马邑和北魏桑干郡是同一地点,在今朔城区西影寺村东古城。详见高海老师所著《诠释历史上的三个马邑》。三是明清马邑。就是现在神头镇的马邑村。始建于唐朝开元年间。明朝万历元年重修(1573)建成,考古学家认定马邑村城墙为明代建筑,称明马邑或明清马邑。现在的街道仍保留着明代格局。
  这是历史上的三个马邑,那么历史上有几个朔州呢?
  一是新城朔州。新城朔州就是现今朔城区窑子头乡梵王寺村西北。在战国和秦时期,这里是一个从事农牧业生产的居民点,称新城。秦末在此设置楼烦县,也是西汉女文学家班婕妤的故里。新城包括梵王寺村西半部及村庄北200米以内范围,平面呈长方形。现在遗址还在。北齐天保六年(555),将朔州正式建置于当时很有历史文化底蕴的新城,但这个时间很短。北齐天保八年(557),北朔州(为了和介休的南朔州区别,所以称为北朔州)便迁到秦马邑旧城,就是现在的老城。也就是,在现今梵王寺村的这第一段,称为新城朔州,等迁到老城后,就称为秦马邑朔州,也叫北齐朔州。二是秦马邑朔州(北齐朔州)。北齐天保八年(557),北朔州治所由新城(今朔城区南梵王寺村)迁到马邑。据考古证实,北齐在原马邑城基础上,大规模地修筑城墙,把原来的马邑城建成铜墙铁壁的朔州城。至此,原来的秦马邑被北齐朔州所取代,以后基本上一直称朔州了。所以,考古学家把秦马邑朔州亦称北齐朔州。到了隋朝初年,郡治善阳,还是现在的老城,辽代改善阳为鄯阳。古来兵家必争之地,而今首善幸福之区,寓意丰富美好。明清一直称朔州,一直到民国元年(1912年),中华民国建立,朔州改为朔县。1989年朔州市成立,朔县改为朔城区,隶属朔州市。三是朔州市。1989年朔州市建立,开启了新的历史,站在了新的起点。马邑,朔州,这两个名称体现了一种浑厚、苍茫、辽阔、豪爽的边塞气质。
历史文化的乡野遗存
  最近几年,走过沟壑梁卯、古庙戏台、遗址墓葬,看残砖断瓦、老屋炊烟,还有日夜不停流淌的河流,表达与书写的愿望越来越强烈。
  一说寺庙。寺庙在乡村的意义远盛于县城,它在乡村的日常生活中,不是作为一处风景,而是作为一处情感寄托的所在。它包涵着生活的幸福与苦难,也蕴藏着生存的智慧与哲理。比如寺庙壁画上的祈雨图,龙王行雨图,那不单单是一幅图画,更是活下去的希望。乡村以龙王庙居多,还有关帝庙、三大王庙、观音庙、奶奶庙、老爷庙,三圣庙较少。徐村的三圣庙,为清代,一进院落,有正殿和乐楼,乐楼已不存。殿内北壁及西山墙上有观音菩萨坐像和龙王行雨图彩绘壁画。野猪洼村的龙王庙,为清代,一进院落布局,殿内西、南、北墙上残存龙王诸神彩绘壁画。南辛寨村将修缮的寺庙不单单作为寺庙,还作为民俗博物馆用来展示民俗,这样文化符号的意义更为明显。白庄的龙王庙和吉庄村的三大王庙在几年前就完成了修缮。梵王寺村的梵王古寺重新修缮。还有七里河村的古庙,福善庄村的福善寺。特别是下团堡村的寺庙,一门两院,中西合璧,气势恢宏,非常别致。东院观音殿,西院龙王殿,是清代建筑,钟楼和鼓楼是民国十年所建,是西式建制。钟楼上有一幅对联,“殿前无灯凭月明,山门不锁待云封”,体现出一种浪漫洒脱和闲趣隐逸的情怀。
  二说古戏台。古戏台,在史书上称为乐楼。古代唱戏,源于祭祀神灵,那么乐楼和庙宇就在一个院子里。南榆林乡寺台村的戏台,朱庄村的戏台,大莲花村,南磨石村,三泉村,寺台村,高家庄,后村,丰予村,张家嘴,高庄,上石竭峪,小涂皋,孙家嘴,这些村庄的古戏台,大多创建于清代,样制相同。滋润乡高庄村的戏台重修。去看朱庄村的戏台,正是夏天,野草长到了殿顶上,斑驳的墙壁刻有演出记字样。戏台的存在实际上是人类对文明的向往,对文化的渴求,对乡村以外世界的探索。
  三说古桥。我寻访过的古桥有三座。窑子头的定远桥,清朝嘉庆年间重修。前村的鄯阳桥,清代重修,桥洞东额题“鄯阳桥”,西额题“普渡”。这也是唯一的一座以区域名称命名的古桥。王万庄村的清莲桥,也是清朝重修,一座石桥,题为“清莲桥”,别样的静谧与诗意。
  四说古树。散落在乡村的古树很多。比如吉庄的老槐树、大桑树,沙洼村的古榆树,白庄的古杨树,武家庄的古杏树,霍庄的古榆树,都在三、四百年以上。紫荆山上第六庙的美人松。吉庄的老槐有650多年了。
  五说古堡。十二连城,又称谁院,位于张蔡庄乡寇庄村,是一座以全石碹窑为主体的典型的塞外民居群落,在我国民居建筑特色上独树一帜。从民国建立后至抗战前,朔县经济呈现出发展的态势,并在民国二十五年(1936)达到最高峰。伴随着经济的发展,由朔县有名的绅士李树洲所建的一座全石碹窑为主体的典型的民居群落于民国二十一年(1932)完工。谁院院名以及各门门联由当时朔县县长纪泽蒲所提写。谁院,整体建筑呈“回”字形,共有56孔窑洞,全部为穹隆式青石碹就。正门两侧用青石雕刻着一幅对联,上联是“半村半堡”,下联是“可读可耕”,门额为庄园名称“谁院”。东门上的两幅门联为:“常耻躬之不逮”、“欲寡过而未能”,这是《论语》里面的语句。门额是“静远”。整个院落充满了哲学的思辨意味和文化内涵。
  利民堡石头民居,四百多年前,出于军事需要,利民堡由一座土城砌石后变成了一座石头城。在明代,利民堡与神池县、八角堡及五寨所辖的三岔堡合称四城堡。地处军事隘口,又是茶马古道,因此十分繁华。城内有几百家店铺,油坊最为有名,就是榨胡麻油的油坊,最兴盛的时候有36座。在上海都有“利油行”。利民镇的石头门、石头洞、石头窑、石头院,别具特色,别具格调。口里村、口外村、安子坪,每一户都是青石院落,青石窑洞,粗犷美,苍凉美,风情美,形成独具特色的石头文化。还有张蔡庄的永固古堡,王万庄古堡,贾庄古堡,全武营古堡,神武古堡。古堡大都是明代建筑,都是为了抵御外族入侵而修建的。
  六说遗址。新城遗址:在朔城区窑子头乡梵王寺村西北。早在战国和秦时期,这里是一个从事农牧业生产的居民点,称新城。秦末在此设置楼烦县,也是西汉女文学家班婕妤的故里。班婕妤,西汉女文学家,是汉成帝刘骜的嫔妃。她的代表作《团扇歌》在文学史上有着重要的影响。鄂国公庙遗址:在神头海金龙池畔的司马泊村,是一处明代遗址。现存两株古柏树,一株已枯。这是最早修建的尉迟恭庙。棲灵寺遗址:在西影寺村东,是辽代顺义军朔县节度使肖惠、汉名吴相的宅邸旧址。吴相赴京迁居后,改为寺院。1981年在寺儿圪塔出土辽乾统7年(1107)“枕芳园”石碑和八角石幢。从其碑文描述,这座庙宇气势弘大、华美瑰丽。地面上有明显的殿堂废墟,有许多沟纹砖、方格纹板瓦、筒瓦、绿釉琉璃瓦以及绳纹、印纹陶片。烟墩圪针沟遗址:这处遗址在神头镇烟墩村南,烟墩圪针沟移民要早于洪洞大槐树移民,明洪武年初,约60万人在圪针沟聚集后移往北京、天津、河北等地。狼儿村杨业被俘遗址:位于张蔡庄乡狼儿村后沙沟旁边,杨家将的故事大家都耳熟能详。统和四年7月24日,杨业在此地坠马被擒。2013年立碑。昭君墓遗址:汉元帝元年(前33),王昭君出塞和亲,出雁门关,望紫金山,过青钟村。青钟村的昭君墓,《朔州志》有记载:该村北有阔四、五亩、高长余之坟冢,为昭君墓,故名青冢村。民间也相传该坟冢为昭君墓。后来村民把“青冢”改为“青钟”。明朝《马邑县志》也载名为青冢村。昭君出塞,途经此地时,见莲花山美景,留恋不已,曾在此歇息。清河寺文笔塔:在滋润乡清河寺村,也叫文峰塔、文明塔,由明朝知县宋之质所筑。桑干河途经清河寺向东流去,桑干河为砚池,文笔塔为笔,镇水口而启文明。即坐在河流之上,开启文明之风、文笔之风、文化之风。
  里仁村东楼堂:在滋润乡里仁村有一座二层砖木结构建筑,和正房连在一起,坐东向西。这座建于清代的小楼在乡野村地显得很是别致。这处院落的主人为王家屏的后裔。王家屏的第一位夫人是霍家营村的霍氏,霍家营和里仁村相距很近。还有全武营村的武举人故居、新磨村油坊等。
  朔州历史文化博大精深,丰富多彩,所走访之乡野遗存也只是一麟半爪,还有比如民俗、歌谣、戏曲、文物等等,浩如烟海,仅一座朔州老城就埋藏着无数故事。了解、注视、感知脚下这片土地有多么神奇、多么美,懂得这片土地给予我们的滋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