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朔州晚报 第6485期 第A7版:文 学 副 刊

里仁村之东楼堂风华

  滋润乡里仁村有一座二层砖木结构建筑,和正房连在一起,坐东向西。这座建于清代的小楼在乡野村地显得很是特别。它的主人称它为东楼堂。
  正房三间,中堂木门两边各有两扇,菱形窗格,年代久远的朴质和古旧。入内,有六幅古门扇将屋子隔为两部分,门扇呈褐色,雕花图案由于年代久远已漫漶不清。右入,是里间堂屋,堂屋内有木质楼梯,由此而上,就到了二楼。同为三间,楼内有土炕、灶台,椽梁粗实,两层木窗,曾经阔达的气象似乎流动着。
  里仁村在朔城区东南部,离山阴县广武古城不远。东楼堂的来历也与广武有关。院落的主人叫王国良,50多岁。他的父亲从同一根脉的王姓人家手里买的这处院落。这处院落最初的主人为王家屏的后裔,具体第几代不得而知。广武毗邻雁门关,自古为交通要冲,车马大道,商贾繁荣。在广武做生意的王家人,看准里仁村这块宝地后,修建了东楼堂。
  王家屏,明代万历皇帝首辅,山阴县河阳堡人。曾以吏部左侍郎兼东阁大学士入予机务,以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致仕归里。民间以“王阁老”、“王阁爷”敬称。万历十二年(1584),王家屏被提升为礼部右侍郎。不久,为吏部左侍郎兼东阁大学士,辅助朝政。其著作有《王文端公集》十四卷、《复宿山房文集》四十卷。谥号文端。在雁同、朔州一带流传着许多王阁老的故事。
  文端王家屏人生的最后11年是在山阴老家度过的。这期间,他的足迹是到过广武的。那么,他是否来过里仁村?
  史书记载,里仁村村南有阴馆城遗址,为汉景帝(前154)于楼烦置阴馆县,属雁门郡。《二十五史补编》记:“雁门郡治阴馆。汉末大乱,匈奴犯边,郡县荒废”。现在里仁村南有残垣存在。1976年,里仁村中发现有城基址。这一带,地表到处有汉陶片、砖瓦遗物。由此,里仁村也叫“古城村”。
  里仁村是古老的。而村名的由来出自《论语》:“里仁为美,择不处仁,焉得知?”意思是,“内在的仁德是善美的人性。如果不以仁德的准则而选择,怎么会获得智慧呢?如此,里仁村深埋着文化,也闪耀着善美的光泽。那么,可不可以这样推断,王家屏作为文化人,在老家居住生活的11年里,是极有可能去过里仁村的。而且他的第一位夫人是朔城区霍家营村的霍氏。霍家营距里仁村很近。因此他的后代选择在里仁村定居,是一件和美之事。
  那么,里仁村和王家屏是有源缘的。
  我曾沿着桑干河行走,从它的发源地神头到马邑到山阴县河阳堡的九龙湾,苍苍茫茫,浩浩汤汤,河水流过土地,滋养两岸村庄。九龙湾旁边就是王家屏墓园。
  万历二十年(1592)三月,王家屏回到老家山阴,潜心整理自己的文稿。万历三十一年正月,皇帝感念王家屏的公道正派,派人去山阴慰问,并举行了盛大的仪式,赐予金币、羊、酒。此后不久即病逝,终年68岁。并选择山阴河阳堡桑干河畔为他修了一座占地十五亩的坟墓。据史料记载,墓“外围土墙,内围砖墙,有墓石门,上刻‘文端之墓’,堂宇内有万历、泰昌、天启三帝所颁诰赠,俱勒石碑。门外有石柱、石人、石兽排为两列。距坟一里,另有御修门堂三间,坟园内还有王家屏同朝大学士沈一贯和沈鲤撰写的碑铭……”。
  墓地曾遭到破坏。至2010年重新修葺墓地,并建设王家屏文化纪念园。黄土掩埋风流,郁郁青草春又生。山河文端总有自己的声誉,岁月恩养之下,灵魂得以安息。
  想象当年,王家屏案牍劳形、整理文稿之余,从河阳堡沧桑的土墙一角望出去,白云苍狗,几十年功名过眼云。遂沿着桑干河向西行走,看河水流淌着自己的影子,看两岸的柳枝又抽出了新绿。这样就走到了霍家营,他的第一位结发妻子就出生在这里,而她早已病逝。想起自己写过的唯一表达爱情的诗词《迢迢牵牛星》,不禁潸然泪下。“良会复何时,一别逾寒暑。安得夜如年,清光常对汝”,美好的时光属于你了,而我垂垂老矣,回得家乡,总也是守着你了。此时的王家屏回首往事,感慨万端,更为泣泪纵横。走吧,于是到了里仁村。这里的土地埋着汉瓦,埋着文字,埋着一段不为人知的历史。坐下来,聆听,听时光来讲述这一切。
  王家屏的讲述被他的后代听见并记在了心上。于是,里仁村有了东楼堂。
  王国良说,祖辈传下来,过去这一带地势极为平坦,从县城向东瞭望,就能看见这座小二楼,所以就叫东楼堂。但是,我更愿意这座小二楼是一座绣楼。王家女子坐在绣楼上,琴棋书画,吟风赏月,村野上飘着墨香的高贵和优雅。这样的情景在古代金戈铁马、战事频仍的塞北是一幅多么浪漫柔和的图景。
  绣楼平时闲置着,积满尘灰。夏天时,打扫出来,歇晌乘凉。主人对它的随意,好似家里犄角旮旯的一件物品,无所用心而又心思无处不在。东楼堂的主人说,要是能申报成文物保护单位就好了。那时候,院子里的葵花金灿灿地开着花朵。■边云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