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朔州晚报 第6408期 第A7版:文 学 副 刊

车轮上的幸福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农村的物质还极度匮乏,连吃饱肚子都不是件容易的事。突然有一天,在外工作的父亲买回一辆自行车,给住在小山村,看惯了骑驴骑牛,坐平板车、大马车的我们一个大大的惊喜。150元更是一个炸雷,要知道那是父亲大半年的工资啊!母亲虽然心疼钱,口中唠叨着,但也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车子放在内屋的地中央,黑色的车架上烫着两个鎏金大字“永久”。黑色的横梁,银色的车把,黑色的把套,一根横着的支架和前轮,使车子稳稳地站立着,像一头威武的雄狮。全家人围着自行车,好奇地打量着,谈笑着,足足有一个下午。大人们拍拍车座,握握车闸,神气十足。我人小,够不着,钻到他们的前边,抓住脚蹬把玩,无意间,“沙——沙——”车子的后轮飞速地旋转起来了。顿时,铮铮发亮的辐条变成了一个偌大的银盘,把小屋都照亮了。我高兴地拍着手,喊着叫着,“快看!它还会跑呢。”一家人笑个不停。从此以后,每当父亲回家,就让我坐在车梁上,推着我在院子里转上几圈。此时的我总会拨动车把上的铃铛,让清脆的车铃声在院子的上空回荡。这是我童年里最幸福的时光。
  1992年的国庆,大学毕业的我要结婚了。那时结婚“三大件”已经是空调、音响、录像机,但婆家家境不好,我不敢有奢望,特意提出给我买辆自行车作为嫁妆。那个年代,自行车也还是比较紧缺。为了买这辆自行车还着实费了不少周折。专程从山阴赶到市里,告诉在市商业二级批发站工作的同学,批发站进回自行车,第一时间通知我。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花了310元,一辆“三枪”牌女式红色二四自行车,在同学的帮忙下,终于到手了,我的心里美滋滋的。办完婚事,我骑着心爱的红色自行车,从20里开外的小村庄回县城。时值仲秋,小路两旁是金黄的玉米地和忙碌收秋的人们。行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这红色自行车格外得显眼:小巧的车轮,红色的卧梁,高耸的把手,全封闭大链盒。不时吸引了一些驻足凝视的人们,我的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是因为结婚?还是为了这红色的自行车?我至今也说不清。
  1995年,我和老公双双调到市里工作。住进了单位集资的楼房,日子一天天好起来了。家里依次购置了冰箱、彩电、全自动洗衣机,为了方便接送女儿上下学,又花了1500元买了一辆电动自行车。速度比以前的自行车快了很多。女儿不解地问:“妈妈,这车子为啥不用脚蹬,也能跑得这么快?”我告诉她:“这是电瓶的作用,推着车子向前跑。”每到上学的时候,女儿就喊着:“妈妈,我们出发了。”我便两脚放在踏板上,打开电门,一拧车把,车子载着我们箭一般向学校驶去,身后是女儿银铃般的笑声……
  随着城市经济的日益发展,市区的范围越来越大,高楼鳞次栉比,街道四通八达,道路也越来越宽,市民的生活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汽车已经成为市区最主要的交通工具。
  2010年,我和老公商量决定买辆家用小轿车,经过几番考察比对,最终选择了一款经济适用大众波罗轿车,银色的流线车体,简约的外观设计,自动舒适版。售车导购员慨叹道:“这款车人称小钢炮,小坦克,好着哩!”,我们乐不可支地跟着工作人员,交款、保险、提车、上户,一切办妥,又小心翼翼地将车开回家,俩人激动地一夜无眠。好不容易等到周末,我们便带着孩子们驱车赶回山阴老家,想把这份喜悦带给公婆。45公里的路程那天我感到分外漫长。终于到家了,一进院门,两个女儿便放开喉咙大叫:“爷爷奶奶快来看,我们买上汽车了。”公公听到孙女儿的叫声,三步并作两步走出院门,背着手绕着车转了好几圈,一向不善言辞的公公,站在院门外的台阶上,眼睛盯着汽车,不住地点头,混浊的眼角有些湿润了,佝偻的背也仿佛挺直了许多。婆婆跟在后面,撩起围裙,一边擦着满是油渍的双手,一边往门外走,阳光下,红扑扑的脸颊笑成了一朵灿烂的花。“那我看看,儿子买上汽车啦?”顿时,一股暖流涌上我的心头,这就是日夜为儿女们牵挂操劳的父母,儿女们的快乐就是他们最大的幸福。
  家中的车轮换了一茬又一茬,但车轮上沉甸甸的幸福永远不会变。■赵登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