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朔州晚报 第6365期 第A8版:历史文化

清 代 杀 虎 口 的 驿 道 交 通

  

■孙莱芙

  孙莱芙,作家,有《典藏右玉》、《典藏朔州》、《走进朔州》出版。大同大学兼职教授。
  一
  “山西之形势,最为完固”,东部有太行山脉南北纵贯的“太行八陉”,通往华北大平原;北部长城关隘,自古为北人南北通道要塞;中部纵贯桑干河、滹沱河、汾河河谷的一列串珠状盆地,自大同盆地至运城盆地,构成南北交往的天然通道。同时,境内河流纵横,沿河谷可通四邻,进出山西;沿汾河或涑水河谷西向入秦,直指关中;沿沁河、丹河河谷南下,可进逼中原;沿桑干河、滹沱河、漳河河谷可入华北平原。
  山西四周,东部以太行山脉为主,是山西高原和华北平原的天然分界;西部有吕梁山为骨干构成的山系,又有奔腾于晋陕大峡谷间的黄河;南部有中条山与黄河;北部外有阴山、大漠,内有长城关隘。
  历史上的山西一直是民族纷争的焦点。秦汉时期,北有匈奴。匈奴之后,鲜卑、突厥、契丹、女真、蒙古诸族迭相崛起于北方。五代十国之后,山西又成为两宋王朝同契丹族之辽国、女真族之金国、蒙古族之蒙古汗国以及明王朝同蒙古族之瓦剌部、鞑靼部、乃至满族激烈争战之场所。
  这些征战都离不开杀虎口。
  西汉竟宁元年(公元前33),呼韩邪单于向汉求婚,汉宫室女王昭君以身和藩。昭君出塞的路线是,由长安向东,过风陵渡,到太原,经雁门关到参合口(今杀虎口)出塞。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岁月河山(图说中国历史)》,此书是由中国人民大学的毛佩琦、中国历史博物馆的李泽奉编撰的。该书在“昭君出塞图”下注明:“雁门郡参合口”。参合口即今杀虎口。《辞海》云,参合口:“古陉名,在今内蒙古和林格尔东北,俗称苍鹤陉,又名参合口。”
  西汉都城长安在今西安市西北10公里处,按现在的走法,从西安乘火车,经铜川、洛川、延安、榆林,直达内蒙古呼和浩特。事实上,在秦朝确立对内蒙古中南部地区的统治后,秦始皇为巡视北边防务,加强集权统治,于公元前212年(秦始皇三十五年)命令蒙恬负责修筑从秦朝都城咸阳通向九原郡(今内蒙古包头市)的“直道”,全长1800里(秦里),成为连接关中平原与鄂尔多斯高原的交通要道。前210年(秦始皇三十七年),秦始皇率左丞相李斯、少子胡亥及百官巡视全国,游江浙、山东半岛等地,后病倒平原津(今山东德州境内),死于沙丘平台(今河北广宗县西北),从井陉(今河北井陉县北)抵九原,沿直道回到咸阳。据《史记蒙恬传》载,秦始皇时,“道未就”,表明直道尚未竣工。史载汉宣帝甘露二年(前52年),匈奴呼韩邪单于至五原塞,次年正月至汉甘泉宫会见汉宣帝,匈奴单于一行即从汉五原郡(秦九原郡)治所南渡黄河,循直道而至汉都长安。这说明当时从咸阳、长安到九原郡有南北直道,并且秦始皇和呼韩邪单于还走过。
  秦汉时全国有两条主要东西道路,其中一条是从辽东经辽西、渔阳、上谷、雁门郡、云中郡至九原,秦始皇巡视泰山,暴病而亡,就是从这条道上返回去的。雁门郡(今右卫镇)北距参合口(今杀虎口)10公里,是古代南北东西交通的锁钥。杀虎口是长安、咸阳、洛阳、并州通往北地的主要通道,当然也是历朝历代北方少数民族南下的主要通道,往近处说,它既是明代防御鞑靼、瓦剌的前沿,也是康熙亲征葛尔丹的大营,明中后期“通贡互市”,清廷设关征税,晋商通达欧亚大陆,移民走口外开发内蒙古,是商贸往来的重要通道。一句话,它是中华民族的历史通道、生命通道、文化通道。
  为何如此?这是由陕西、山西、内蒙古,以及欧亚大陆的地理地形、山川河流之大势所决定的。
  其一,由陕西通往内蒙古的“直道”,沿途多山脉、河流。西安之北有子午岭、黄龙山、崂山、白于山、横断山,河流有洛河、延河、清涧河、无定河、窟野河,翻山越岭,乱流不断。秦始皇时期修建的直道再好,亦不过是土石混杂之路,遇有暴雨山洪就路断难行,因此昭君出塞就不选这条路。
  其二,陕西和山西大致是以黄河分界的,巍巍吕梁南北逶迤,吕梁之东的汾河谷地直通宁武、雁门,这条南北大通道蜿蜒在河道两侧,路面稳定坚固,就成为陕西、山西、河南乃至南方通往北地的首选。
  其三,右玉位于黄土高原吕梁山下伏地带,所处的大地构造位置为吕梁山——太行山断块的云冈块坳与内蒙断块的交接部位。在断块的相互作用下,境域地势抬高,且南高北低。在起伏的丘陵山地中间,是一列条形断陷盆地,苍头河蜿蜒其中,串联起威远镇、新城镇、右卫镇,从杀虎口进入内蒙古。
  由于南高北低,盆地形如口袋,县境西北的杀虎口是敞向内蒙古的大风口。苍头河横贯南北,河水向北流,其流域既是河道,又是风道,也是通道。
  苍头河进入内蒙古和林县称浑河,形成一条沿河天然通道。向南奔流的汾河,向北流淌的苍头河——浑河,构成一条中华民族的历史大通道。
  其四,右玉与和林地处黄土高原和蒙古高原接壤,穿过河道可直达呼和浩特平原。如果从大同进入内蒙古,则要跨越乌兰察布高原。如果从陕西进入内蒙古,沿途多山脉河流,而从陕西榆林进入内蒙古,前面还有鄂尔多斯高原和黄河。
  二
  杀虎口,春秋至秦汉时称参合口,隋唐时称白狼关,宋称牙狼关,明正统十四年(1440)称“杀胡口”,康熙三十五年(1696)康熙皇帝将“杀胡口”改为“杀虎口”。
  杀虎口,雁北长城关隘,中原农耕文明和草原游牧文明临界点之一,西北门户,兵防要塞,和古道“十字走廊”的中心,周征猃狁,秦汉伐匈奴,隋唐击突厥,宋讨契丹,明平鞑靼,清康熙皇帝讨伐蒙古叛匪葛尔丹,均经由此地。《朔平府志》说:杀虎口“直雁门之北,乱嶂重叠,崎路险恶,数水交汇,绾毂南北,自古倚为要塞”。明太祖派大将徐达筑起东起山海关、西至嘉峪关的万里长城,沿线设置九边重镇,杀胡口由大同镇所辖。为加强边防,明廷于嘉靖二十三年(1544)在杀胡口内东侧约200余米处建筑城堡,名为“杀胡堡”,万历二年包砖,高三丈五尺。嘉靖四十三(1564)年,在杀胡堡南百米外又筑新堡,名平集堡,规模布局同旧堡一致。堡内多居达官贵人。新堡建成后,以城墙把新、旧堡连为一体。以十字街为界,东面叫东关、西面叫中关。期间多商铺及庙宇。西关北侧有税部抽分署衙门(俗称户部衙门)。
  栅子大关即杀虎口关隘。此外还有栅子外,长城大栅子以北居民区的统称,又分若干街巷,是晋蒙交通要冲,多商号旅店。
  从清代顺治七年(1650)开始,杀虎口设立税务监督机构户部抽分署,负责征收山西天镇新平堡至陕西神木一线的边口出入税,税收项目大致有烟酒盐茶税、米面油糖税、荤腥腌腊海菜香料税、干鲜果品税、冠履靴袜棉毛丝麻税、皮毛骨角税、器物税、铜铁锡税、牲畜木植等十余个项目。除了口外的贡品和回口里的灵柩不打税外,口外回口里的姑娘孝敬爹娘一双新鞋如果被巡役发现,也要纳税,只有驾辕的骡马出入不纳税,据说是皇上怜惜驾辕牲口劳苦,特予免税。
  从1650年(清顺治七年)杀虎口设立税关,到1929年杀虎关与塞北关合并,杀虎口税关存在了280年之久。
  清代,杀虎口是内蒙古通往京师的必由之路,内蒙古驿凡五道之杀虎口道:由京师至乌拉特,《清史稿·地理》记,“自杀虎口至乌喇特为一路,计九百余里,设九驿。自归化城至鄂尔多斯,计八百余里,设八驿,仍为杀虎口一路。各驿站均设水泉佳胜处。”清代内蒙古驿传整体分布,是以北京为中心,以长城的五个隘口为标志,呈扇面发散形态。杀虎口—路,处扇面西翼。乌喇特,简写作乌拉特,即今内蒙古巴颜淖尔市乌拉特前、后、中三旗,三札萨克同驻哈达玛尔(今包头市九原区哈达门沟村)。东南距京师一千五百二十里。杀虎口至乌喇特为一路(出杀虎口北路),必经归化城(呼和浩特)。(出杀虎口西路),而至鄂尔多斯,并不经由归化城。
  “内蒙古驿凡五道”中的杀虎口、张家口两道,具向西、西北延伸的共性,并出现道路交叉、交汇的情况。“雍正六年(1728)议准,自张家口至归化城,前因噶尔丹之役,设立搜吉、昭化、塔拉·布拉克、穆海图、和林格尔等五站,今应裁汰。”旧线五站裁撤后,杀虎口成为西接归化城的唯一出口,西北门户的地位日趋巩固。
  京师至绥远城,共一千一百四十五里,三百七十里至宣化府宣化驿。京师——杀虎口,第一站,宣化府——宣化驿(今河北省张家口市宣化县老城)。第二站,怀安县驿(今张家口市怀安县怀安城镇)。第三站,天镇县站(今山西省大同市天镇县老城)。第四站,阳高县站(今大同市阳高县)。第五站,聚乐堡驿(今大同市大同县聚乐乡)。第六站,大同县站(今大同市大同县老城)。第七站,左云县高山站(今大同市左云县张家场乡旧高山村)。第八站,右玉县站(今山西省朔州市右玉县老城)。嘉庆《驿程》记,“右玉县站二十里至杀虎口站。”
  北路:杀虎口——归化城——乌喇特
  按惯例内地驿站称站,蒙古台站称台。
  第一台,八十家子(今呼和浩特市和林格尔县八十家街)。
  第二台,二十家子——和林格尔,又记作鄂林包、和林格尔厅(今呼和浩特市和林格尔县城关镇土城村)。音译蒙古语和林格尔、鄂林包,意译二十家子。
  第三台,萨勒沁又名萨尔沁村(今呼和浩特市土默特左旗沙尔沁乡)。
  第四台,归化城——绥远城,前者指今呼和浩特市旧城,有大召寺。后者指今呼和浩特市新城区的塔利村,有西汉时土城遗址。
  第五台,台罕木(今呼和浩特市土默特左旗台阁牧镇)。
  第六台,毕七沁(今呼和浩特市土默特左旗毕克齐镇)。
  第七台,插苏又记作插苏气(今呼和浩特市土默特左旗察素齐镇)。
  第八台,托西贺(今呼和浩特市土默特左旗陶思浩乡)。
  第九台,麦大力庙(今包头市土默特右旗美岱召镇美岱召村-美岱召庙)。
  第十台,拜升气(今包头市土默特右旗沟门镇板申气村)。
  第十一台,萨尔沁(今包头市九原区萨尔沁乡)。
  第十二台,箔头(今包头市老城)。
  第十三台,昆多伦(今包头市九原区),有昆多伦河。
  第十四台,哈达马尔(今包头市九原区哈达门沟村)。
  西路:杀虎口——鄂尔多斯
  第一台,和林格尔又记作鄂林包、和林格尔厅(今呼和浩特市和林格尔县城关镇)。
  第二台,杜尔各又记作都尔格尔、杜尔根、图尔根河(今呼和浩特市托克托县河口镇大黑河口,镇东五十里)。
  第三台,栋素海又记作东素海、东素、东斯垓海(今呼和浩特市托克托县章盖营子村)。
  第四台,哲格苏台又记作吉克素、哲格苏台河、吉克素、吉克苏、吉格苏特。
  第五台,巴彦布拉克又记作巴颜卜拉克(今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第六台,阿噜乌尔图又名阿鲁乌尔图站(今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第七台,巴尔素海又名巴尔苏海站(今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第八台,察罕扎达垓又记作察罕札达海、察汗加达汗(今察罕札达汗西南十公里的“六台章盖驻所”)。
  第九台,巴颜诺尔、诺塔克旗驻所(今鄂尔多斯市鄂多克旗境)。
  乾隆《清会典则例》京师——归化城
  乾隆《清会典则例》卷一二一(自京师)至归化城:三百六十里宣化县宣化驿,六十里万全县万全驿,六十里怀安县怀安驿(入山西界),六十里天鎭县天城站,六十里阳高县阳和站,六十里大同县聚乐站,六十里大同县大同站,六十里左云县高山站,六十里左云县左云站,六十里右玉县右玉站,(五十里右玉县威远站,六十里平鲁县平鲁站,九十里偏关县老营站,八十里偏关县偏头站,九十里神池县八角站,六十里神池县神池站,六十里神池县利民站,六十里平鲁县井平站,六十里繁峙县沙涧驿。由偏头站,八十里至偏关县水泉站。由神池站,八十里至五寨县五寨站),二十里杀虎口,二百十五里归化城,共一千一百三十五里。
  嘉庆《清会典事例》驿程记,自皇华驿至绥远城,共一千一百四十五里,三百七十里至宣化府宣化驿,一百二十里至怀安县驿,六十里至天镇县站,六十里至阳高县站,六十里至聚乐堡驿,六十里至大同县站,六十里至左云县高山站,六十里至左云站,六十里至右玉县站,二十里至杀虎口站,一百里至和林格尔站,五十里至萨尔沁站(由萨尔沁站分道,五十里至二十家站,一百里至八十家站,又西一百里至杜尔根站,一百二十里至多素哈站,二百里至吉格苏特站,二百里至巴颜布拉克站,二百里至阿鲁乌尔图站,一百五十里至巴尔苏哈站,一百五十里至察哈扎达海站,系蒙古游牧地方),六十里至归化城站,五里至绥远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