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 第6314期 第A7版:文 学 副 刊

我 家 三 代 写 春 联

  春联,俗称对子。写春联、贴春联是春节里的一项重要的风俗,为增加节日的喜庆气氛,也是人们对未来生活的美好祝愿。
  我的父亲写的一手好字,每年腊月二十六、七,父亲就开始忙着写春联。村子里不会写春联的人家都请父亲帮忙写春联,很多人都是送来红纸,道一声谢就回家忙其他事去了。
  父亲写春联时,常常叫我们帮忙。我和弟弟站在大桌前面,看着父亲慢慢地折纸,微微地皱起眉头,我知道父亲在酝酿要写的对子。每次,纸折好了,那副对子也想好了。他将毛笔伸进盛着墨汁的碗里,蘸满了墨汁,再在碗边轻轻地理一下笔头,低下头,笔走龙蛇。父亲每写好一个字,需要有人将红纸往前拉一下,我和弟弟都争着做。可能是我个头高一些,每次父亲都让我拉纸。父亲写好了一幅,捧起春联准备去晾,弟弟赶忙上前,张开胳膊,小心地接过春联,眼睛紧盯着纸上的墨迹,生怕字从纸上掉下来似的,慢慢地平放到地上。其实,字是掉不下来的,只不过浓墨重笔的时候,墨迹饱满,倒是有流淌的可能。
  因为常看父亲写春联,我也爱上了写毛笔字,没事时,我拿着笔和墨汁到处乱写。父亲见我写的有模有样,非但没有生气,还买了字帖和毛边纸,教我临摹字帖。每次当我练字马虎的时候,父亲就会板起脸,大声训斥我:“要想写好字,就不能三心二意。字可是一个人的脸面!”
  我成家后,忙忙碌碌,虽然平时疏于练字,但是每年我家的春联都是我执笔写的。一进入腊月,我们就开始忙着写春联。我和老公先在春联书上精选满意的对子,每次选对子都占用了很长的时间,因为常常我选中的,老公说不好,老公选中的又不合我意。有一次,儿子见我们争执不下,给出了一个妙招,就是我和老公一个选大门,一个选后门,都按照自己的意愿选。
  选了对子,拿出准备好的红纸和墨汁,老公裁纸,我将纸按照字数折成平均大小的折印,蘸上墨汁,落笔书写。儿子见了,立即跑过来,我每写好一个字,儿子就往前拉一点,写好了,老公捧着放到一边晾着。
  到了年三十,我们回老家和公婆在一起过年。一大家子明确分了工,我和婆婆忙着做年饭,老公带着儿子和侄子贴门对,老公刷面糊,侄子拿门对,儿子标周正。大门、后门、房门、厨房门都是公公从集市上买的春联。公公说,买春联省事,价格也不贵,但是,锅灶、碗橱、粮仓、鸡笼、猪圈这些小地方还是自己写,公公拿来了笔墨和春联小册,并裁好红纸,儿子和侄子争抢着展示自己的墨宝,儿子提笔一挥,“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锅灶的春联有了。“年年粮满仓。”粮仓的有了。“一人巧作千人食,五味调和百味香。”碗橱的也有了。见儿子一口气写了这么多,一旁的侄子急了,趁儿子叠纸的空隙,拿起毛笔,“鸡多蛋多”鸡舍的也写好了。四个人忙得不亦乐乎。
  现在,每到春节期间,集市商店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春联,有镶边的,有印上图案的,有黑字,有金字的,字体上,正楷端庄大方,行草隶书龙飞凤舞。吉利喜庆,也赏心悦目,或许,手写的春联没有卖的精美华丽。但是,每一年我家在写春联的气氛中,年的气息就浓浓地蔓延开来。■杨丽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