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 第6314期 第A7版:文 学 副 刊

回 家 过 年

  时间剪成冰花,把年的味道装进行囊。
  攥一张回家的车票,漂泊的苦旅,在一阵阵汽笛声中,浓缩成幸福的远眺。
  窗花贴在窗户上。
  门楣春联和桌上饭肴,盈满母亲翘首以待的深情。
  路在脚下延伸。车在隧洞里穿行。
  回家的欲望,一步一步接近村庄的骨骼。
  回家过年,家的模样渐清晰。
  矮檐灰瓦,那是我生长的地方。
  父亲的咳嗽、母亲的叨念、亲人的嘱托,牵扯着孩儿漂泊的魂魄。
  家,我回归的驿站,我放飞梦想的巢穴。
  尽管檐口低矮,但洞开的木门永远是心的朝向......
  哪怕舟车劳顿,哪怕身无分文,只要回家,在异乡不快的过往,便被越来越近的年味淘洗得干干净净。
  回家过年!■封期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