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8版:要闻

<上一版

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朔州晚报 第6270期 第A8版:要闻

《晋蒙地带方言成语》读后

  

■姚勤智
  姚勤智,男,山西平遥人,忻州师范学院中文系主任,教授。
先说其人
  放在我面前的是落常厚先生的大作《晋蒙地带方言成语》,厚厚的一本,40余万字。仔细看作者简介,忽然间我肃然起敬。落常厚,朔州人,山西省太原警备区副政委,1974年12月入伍,在部队军师团机关从事政治工作、军法工作近四十年。一个部队领导,退休后竟然对方言研究入迷到这种地步,还出了书,这真的让所谓的圈内人肃然起敬。落先生凭着自己对家乡方言的热爱,坚持12年笔耕不辍,孜孜矻矻,随手捡拾,集腋成裘,最终形成这部大作,可喜可贺。晋语研究大军中又多了一位勤奋而又可敬的耕耘者。
  方言研究既要有深厚的理论支撑,更需要第一手资料来验证。在民间,总有一支力量在默默地搜集整理方言,他们把鲜活的方言词语记下来,留给后人,留给其他研究者,从这个意义上讲,落先生工作的意义就更大了。
再说其书
  《晋蒙地带方言成语》一书,浩浩四十万字,山西方言研究的领军人物乔全生先生作序,为这部大作增添光彩。
  该书共收录以朔州地区为主的晋蒙陕接壤地带具有实用性、口语性、地域性的方言四字格词语2400多条。这些词语至今仍然被广泛地运用在人们的口头上,形成了稳固的、约定俗成的“四字格”,其数量之多、内容之广、形式之全,令人咋舌,基本能反应晋语中方言四字格的全貌,为广大读者呈现了丰盛的四字方言“盛宴”,为人们了解朔州方言及文化提供了极其珍贵的资料。
  该书收词多。2400余条词语,在晋语词汇研究算是比较多的,就笔者了解的,截至目前,研究成语最多的当数忻州张光明先生的《忻州方言大词典》,其中收方言四字格约5500余条。其他的侯精一先生、大同马文忠先生都收集过相应的词条,但都没有超过1000条。落先生收集到的已经相当丰富了。
  该书体式丰富。通观全书,基本把晋语四字格的体式全部收罗进来。如丰富多彩的重叠式,像“肉圪墩墩、点点不漏”;固定后缀式,像“××马爬、××烂气”;固定结构,像“×眉×眼、七×八×”等。
  该书注音释义便捷。在注音上,该书为词条加注汉语拼音,如遇特殊方言读音则加注方言读音,这种标注与普通话相异的方言读音的方法,易于与读者在情感上产生共鸣。在释义上,作者增加了词条在朔州方言中所蕴含的特殊含义,反映了朔州地区的风土民情。对研究语言科学、提高语文写作水平具有工具书的作用,对于地方文化的传承、丰富和发展具有积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