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朔州晚报 第6270期 第A6版:文学·书评

《晋蒙地带方言成语》琐谈

  

山西省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 安志伟
  安志伟,山西武乡人,博士,山西省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所长、副研究员。
  落常厚先生历经十二载、数易其稿呕心沥血编著而成的《晋蒙地带方言成语》一书,终于在期待中出版了!长江学者、山西大学语言科学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乔全生教授亲自作序,对此书多有褒奖,认为“作者广泛收集、撷取朔州方言中实用性、口语性、地域性较强的四字格编纂成书,其数量之多、内容之广、形式之繁,省内其他片方言未能出其右,为广大读者呈现了丰盛的方言四字格‘盛宴’,为人们了解朔州方言及文化提供了极其珍贵的语料。”对于乔先生的评价,我是非常赞成的。收到落常厚先生赠书、并先看完序言之后,我也迫不及待地想先睹为快。阅读完毕之后亦有不少感想,希望能和落先生以及其他专家、读者们交流。
  落常厚先生所说的晋蒙地带,指的是山西北部和内蒙古自治区中西部地区。这一地区在历史上是多民族或征伐、或共处的区域,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多民族融合发展,形成了悠久灿烂的边塞文化、游牧文化和农耕文化长期并存、互相渗透的局面。到了明清乃至民国初年,山西、陕西北部和河北部分地域的商人和移民纷纷走西口,使这一带又打上了鲜明的山西地域文化的烙印。在这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一代又一代的人民繁衍生息,他们有着大体相同的生活方式、风俗习惯、思维模式和处世方式,形成了一个相对稳定的文化圈。在这个区域内产生、流传着大量以晋北方言为基础的民间文艺形式,比如流传于晋陕蒙冀广大区域的北路梆子、二人台、灵丘罗罗腔、应县耍孩儿、晋北道情、朔州大秧歌等。这些传统的戏曲曲艺形式赖以生存的土壤就是晋北方言。落常厚先生选取了地域文化一致的晋蒙地带作为方言成语搜集的范围,范围的确定体现了落常厚先生对于山西地域文化的深刻理解。以自己的故乡朔州为圆心逐步向外扩展延伸,搜集下2400多条方言成语,又是从实际出发、行之有效的搜集整理操作方式。据我所知,在落先生所界定的晋蒙地带这个范围内,只有张光明先生编著的《忻州方言成语词典》(上海大学出版社2014年出版)搜集了一些忻州地区的方言成语,而朔州、大同乃至内蒙古中西部的方言成语搜集整理的成果还未见到过,落常厚先生能够把这些方言成语悉心搜集起来,其学术价值、文化价值是不言而喻的。
  关于方言成语的说法也值得探讨。成语,一般认为是来自古代典籍中的,带有庄重典雅的风格。温端政先生持续数十年研究民间语汇,在方言调查和辞书编纂过程中发现了大量的四字格形式,并且在一系列前期研究的基础上,于《汉语语汇学》一书中提出了成语是二二相承的四字格的概念,并提出成语不仅包括来自书面语言的雅成语,还包括来自口语、具有俚俗色彩的俗成语。这一观念是对以往成语观念的重新审视,大大拓展了成语的范围。对于这种理论,学术界颇为关注,赞同和反对的声音都有。之后在《汉语语汇学教程》中,温端政先生对方言成语也有部分论述,深化了对俗成语的认识。后来张光明先生编著《忻州方言成语大词典》时,就采用了方言成语的概念。落常厚先生未必读过温端政先生的《汉语语汇学》《汉语语汇学教程》及系列论文,客观上尚不具备这方面的理论基础。但是他凭着自己对语言的天赋敏感,注意到了方言中客观存在着大量的四字格的语言形式,而且敏锐地认识到这些四字格的语言形式的语言文化价值。他不仅身体力行搜集了2400多条,而且还对于这些四字格的方言成语进行了初步的研究,他指出:“这些四字词语随口就来,通俗易懂,生动形象,精干利落,表现力很强。”同时进一步概括了口语性、准确性、鲜活性、哲理性、传承性、集中性、创造性、丰富性、发展性等九个方面的特点。这些深入的研究,把落常厚先生对于四字格方言成语的思考带进了理性认识的层面,是非常难能可贵的。这些在丰富的材料基础上进行的深入研究,丰富了方言成语、俗成语理论,进一步呼应和佐证了温端政先生对于成语的四字格形式特征和有雅俗之分的认识。
  方言成语属于方言俗语的组成部分。落常厚先生对于方言成语的钟爱,在前言中能够充分感受到。他不仅殚精竭虑地搜集、整理,而且还在释义的准确性、例句的丰富性、用字的选择性等方面孜孜以求、精益求精,不断挖掘自己在语言使用方面的经验,在向群众求教过程中付出很大心血,尽自己的最大能力对这些方言成语进行整理和释义。这种坚持不懈、精耕细作的精神,对于我来说也是一种巨大的鼓舞。近年来,我对于方言俗语的搜集和整理也非常关注。2017年吴建生研究员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汉语方言俗语语料库建设研究”以优秀的成绩顺利结项,课题的前期语料中就有大量的方言成语。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山西人,在参与课题的过程中对自己家乡的方言俗语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并且进行了初步的搜集整理,后来成为课题“田野调查”部分中的内容。结题之后我又萌生了对故乡的方言俗语进行普查的想法,但是一直在缓慢推进,还没有进入到实质性的整理阶段。在几年来的调查过程中,我也发现了一批像落常厚先生那样对方言文化执着追求并有深刻见解的业余爱好者,他们是我在调查和整理方言俗语过程中的良师益友。阅读了《晋蒙地带方言成语》一书以后,我受到一种强烈的鞭策和鼓励,坚信我这几年的做法是正确的。我将继续联系地方文化爱好者获取第一手资料,语言研究者与地方文化爱好者共同努力、联动发力,为传承和保护好地方俗语文化资源尽自己的力量。
  以前不认识落常厚先生,在朋友圈看到别人发布的《晋蒙地带方言成语》出版的消息,颇为震惊。以一己之力成皇皇巨著,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及至后来见面,感受到了落先生有着晋北人特有的豪爽,得知落先生原来大半生投身军旅,研究方言成语仅仅是业余爱好,可以说是文武兼备,让人肃然起敬,遂为忘年之交。现在根据自己的工作经历和阅读感受,写下上面的文字,权做致敬和祝贺,也希望更多像落先生这样的有识之士能够积极参与到地方语言文化的挖掘保护工作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