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朔州晚报 第6270期 第A6版:文学·书评

落常厚先生《晋蒙地带方言成语》读后

南开大学汉语言文化学院 郭利霞


  郭利霞,女,山西山阴人,北京大学博士,南开大学汉语言文化学院副教授。
  收到落常厚先生惠赠的大作,先睹为快。
  落先生在书中描写了晋蒙交界区的四字格表达,笔者的故乡山西省山阴县正处于这一地区,因此读到书中那些鲜活生动的表达,亲切感油然而生。
  这部著作给我留下的印象最深刻的有两点,一是作者对语言现象很敏感,抓住了晋语的特点,比如“圪”的大量使用,比如“X了个X、X也不X”格式的高频使用。二是重视表达,收录的都是群众口中活跃的四字格,大部分解释都简洁准确。从收词和释例中还可以了解到晋蒙一带的风土人情,如“踢鼓拉花、秧歌进院、花鱼吉兔、莜面窝窝”等都散发着浓郁的生活气息。
  建议也有两点,一是收录时可以适当从严,如“贵贱不干、日能死了、不咋啦哇、掯哪圪呀、谁哇咋呀”等就不宜收入,有些非常能产的四字格和大量双音词重叠式放在前言里统一加以说明概括更好,如“不X不X、没X没X”等。二是用字方面,书中大部分用的是本字,不过也有一些疏忽,如“夹壁两邻、夹墙送糕、夹山探海、夹山兄弟”中“夹”均应写作“隔”,“隔”是见系二等梗摄字,因腭化而跟“夹”变为同音字。又如“二刈狐臊”中“刈”当是“尾”等。
  落先生花费十余年搜集整理了2400多条四字格,如果不是出于浓厚的兴趣和强烈的使命感,恐怕很难坚持。期待落先生的《晋蒙地带方言成语》能受到读者的欢迎,尽早出修订版,也期待落先生能坚持积累,再出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