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朔州晚报 第6270期 第A3版:本市人物

执 著 的 追 求

—— 记 应 县 北 楼 村 党 支 部 书 记 霍 步 春(下)

  


蔡升元 李汉武

  应县北楼村党支部荣获2017年度经济社会发展先进集体,霍步春代表党支部领奖。

修路缺钱,“我保底!”
  过去,北楼村流传着这样一段顺口溜:“暴雨一来全村愁,两河洪水拍岸流;学生上课没法走,庄稼倒伏人心忧。”多少年了,北楼村人不敢大面积种蔬菜,没车敢进这个村,偌大一个村竟连一个蔬菜经纪人也没有。
  常言说的好:“要想富先修路”,霍步春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干的,他认准的第二个目标那就是修路。
  2006年正月,他便宣布向村民筹集修路资金。
  霍步春首先让支部成员和村委成员带头捐资,并说:“大家能捐多少捐多少,最后我保底。”这个消息一传出,村民们主动把钱送到了村委会。
  向村里的人捐,还要向在外的本村人捐。
  正月初三,霍步春带了几个村委成员开始以拜年为名,四处奔跑捐款。
  忙活了一个正月,共集资22000元。最后结算开支32000元,霍步春掏出现金10000元。
  可有些人却不这样想。
  有四户人家,其中三户1.5米长的门台延伸到了当街,一户的路边有一个地窖。当路段修到他们门前时,他们就出来阻止。本来就为修路累得快要连路都走不动的霍步春,还得心平气和地做这几家的思想工作。但实情还得替这几家考虑,于是,他采用了拆除路面台阶,移进巷内,解决了人畜出行问题。又给另一家在一个偏僻地方挖了一个地窖。四户人家感激地说:“还是霍书记理解俺们。”
  三个月的拼力奋战。硬化进村路、街巷道,共计2.3公里。
  2018年,是北楼村成就大事之年。
  一座长16米、宽8米的大桥凌空而架;一条长260米、宽6米的进村路竣工。路两边的老汉杨也被国槐所代替。由北向南行驶,迎面一块镌刻着“北楼村”的大石横卧道南,迎接着八方来客。
  今年,北楼村蔬菜面积增加到了320亩,户均二亩,收菜车破天荒地开进了北楼村,菜农结束了外出卖菜的历史,光蔬菜一项人均收入3000多元。
  如今,北楼村又流传出一段新的顺口溜:“一桥飞架成坦途,洪水随心铺金油;蔬菜应时销路畅,村民致富乐丰收。”
  特殊家庭,“我全包!”2016年春,全县精准扶贫回头看,北楼村65户贫困户,其中13户不符合国家政策。霍步春召开支部会决定,先让霍步全、霍步海、霍步国三家带头出列。
  支部委员聂春明说:“这三家是你没出五服的弟弟。”
  他说:“别说了。这个工作我来做。”
  为了说服兄弟们,他到交通局复印了霍步全儿子贷款买车的票据,又到劳动局养老保险所复印了霍步海、霍步国二人入养老保险的票据。
  扶贫扶什么?霍步春经过调查研究,总结出“五大扶贫法”。一是精神扶贫。霍步春在与社员促膝谈心中发现不少贫困户存在“扶贫就是给东西,脱贫就是发钱财”的错误认识,他通过大张旗鼓的宣传党的政策,并和贫困户面对面算账对比,使大家逐步心明了,眼亮了,思想观念转变了,由“要我脱贫”,变成了“我要脱贫”。二是产业扶贫。调整产业结构,一改过去种粮食的习惯,增加蔬菜种植面积,户均一亩蔬菜,收入3000多元。三是健康扶贫。为贫困户23人办理了慢性病卡,报销药费累计达6.6万元。贫困户杨桂枝老人,患脑病常年吃药,两年每年报销药费4000多元。四是金融扶贫。2017年为8家贫困户每家贷款50000元,入股吉呈生物有限公司,3年内每年分红3000元。五是教育扶贫。全村贫困户有13个学生,每人国家补助1000到3000元,共计补助7000元。
  贫困户霍的文逢人便说:“我儿子霍海波两岁半做了脑手术,16岁又得了肺积水,2017年4月大同三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我也是癌症,靠药物维持,眼看这个家就没啥指望啦,我也失去信心了。这个时候霍步春拿了500元钱来啦,劝我有一线希望就不要放弃,有共产党你怕啥?很快,霍步春就让他的家人给我捐款1000多元,接着又以村委会的名义在村民微信群为我捐款30000多元,霍步春救了我儿子的命,他可是我家的救命恩人!救命恩人!”
  到2017年底,50户贫困户收入人均达到5000元,全部脱贫。
  剩下的两个特殊贫困户,霍步春在支部会上说:“我全包!”
  霍守斌弟兄三人,四条光棍。另一条是霍守斌的儿子。这一家人老的是不能干活,年青的是懒惰成性,田地里的庄稼不好好管理,年年连粮食都不够吃,听说还有外债。霍步春意识到这家人光棍太多,对家庭失去了希望。
  针对这样的户数如何脱贫?霍步春亲自跑县里相关部门把这家的情况说明,于是,在相关部门的资助下,改造了霍守斌的危房,还解决了两个“五保”。霍步春又引导霍守斌的儿子出外务工。霍守斌感动地说:“步春救了我家!”
  霍青春情况更特殊。一家四口人,两个残疾。虽然霍青春和父母分门另住,但父母都已80多岁,父亲长年不能下地,躺在炕上,母亲患着慢性病。两家人住着两处破房子,境况很是悲惨。霍步春首先给改造了危房,然后,又多次到乡、进县城帮助申请了三个低保一个五保。保证了这家人的生活。
  “要脱贫,就要一户一户真脱贫。”霍步春做到啦。千亩荒坡,“我要开!”
  “脱贫没有终点,只有起点。要想不返贫,思路要先行。”霍步春早就打上了南坡的主意。
  “南坡,这可是块烫手的山芋”,霍步春心里嘀咕着第五次爬上了南坡。他心里明白,南坡无路、无水、无电,死老汉杨一片,不远还有坟茔出现,成了北楼村人心中的“禁区”。要开发南坡,别说是群众,就是干部也难通过,这个霍步春何尝不知呢?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就是霍步春的性格。他通过地形观察,土壤测验,认定开发南坡前途无量。他做了大量的笔记,进行了各种对比,终于在2016年的春天把方案拿上了“两委”会。大家仔细地听着,认真地讨论着。集体的事大家拿主意,这是他的原则。经过三天的讨论,大家统一了思想,为了不改变土地用途,最后形成一致意见:“开发南坡建果园!”
  意见统一后,他就开着皮卡来到电业局。
  首先解决通电问题。
  找到了电业局宋局长,他把开发千亩荒地的计划和增设线路,安装变台的事情一股脑儿抛出,宋局长听了很受感动,但还是说:“现在电业局还没有这个项目。我尽力给你争取。”
  他从宋局长那里出来,又驱车跑到了包村副县长王文那里,王文听后既感动又着急,忙着帮助做各部门的协调工作。
  一次,两次,三次……
  一天,宋局长说:“局里决定给你破一回例,优先给你安排解决!”
  半年时间,电业局给架设高压线路800米,安装100千瓦变压器一台。
  跑完了电业局,还得跑水利局。水利局很快给了1600米电缆线。
  一盘电缆,有两吨重,整盘拿不到车上,只能从地上一圈一圈往车上的盘子盘。司机说:“雇装卸工吧。”他说:“没多少,我来装!”司机一看没戏,只好和霍书记两人干了起来。从早上8点一直干到了中午12点。
  配套设备基本就绪,他在下游又打了两眼机井,就差铺设灌溉管道。
  一场开发千亩荒地建设园林区的战争打响了。
  两部装载机,一台挖掘机在不停地工作着。
  霍步春的做法是边开荒边植树。
  经过几个月的奋战,荒地终于平整出来了,命名为采摘园。
  2017年,在水利局的支持下,铺设灌溉管道2800米,设置出水口56个,解决了园区灌溉问题。
  为了旅游观光,在千亩林的南段最高处还建起了一座6米高的旅游观光凉亭。
  采摘园,分道南、道北两部分。
  道南,开发经济林300亩。栽植了金杏树、苹果树、接李树、梨树、桃树等,全村52户贫困户,户均分果园地1.5亩多。其余户均分1亩果园地。利用扶贫起动资金和合作社项目资金为贫困户免费提供树苗、有机肥料等。收益归各家所有。
  道北,收回集体土地50亩。采用村委会集中管理,集体经营的形式进行利益分配,贫困户70%,集体30%,2018年集体收入1.8万元,终于实现了集体经济“零”的突破。
  拆迁民房,“我敢赌!”2018年,是北楼村改天换地的一年。也是霍步春最繁忙、最紧张的一年。春耕一结束,他就跑到县财政局,找到郭胜利局长说,村里打算要盖舞台,建广场。
  郭局长驾车来北楼村考察后,开玩笑说:“你这村里没空地,总不能把舞台盖在野外吧!”
  他把郭局长领到一个破房烂院的场地说:“我打算把这些闲置的旧房拆掉,就在这里盖,这是村中心。”
  郭局长笑着说:“你要能在一个礼拜内,把这些旧房全部拆掉,我就给你立项!”
  霍步春:“没问题,我敢赌!”
  郭局长:“敢立军令状?”
  霍步春:“军中无戏言!”
  郭局长临走时,霍步春爬在车窗问:“刚才的话算数吗?”
  “算数,肯定算数!”郭局长一脸认真地回答道。
  下午,他召开了村委会,分人分户去做动员工作。
  第二天一大早,霍步春一家一家攻克难关。短短的5天时间,一块4600平米的场地平整出来了。
  郭局长接起霍步春的电话,吃惊道:“啥?拆完了,这么快?”
  郭局长当即开车赶来,望着宽阔的场地,满心的高兴,夸霍步春说:“你行!你的工作做得就是好,我很感动,承诺兑现。”并且答应明年在空地帮助建游乐场。
  广场建起来了,舞台也盖起来了。霍步春又利用600平米的空地面积,建起了小杂粮加工厂,日加工小杂粮1万斤,计划年内投产。
  不仅如此,霍步春还做起了村庄亮化、美化、绿化的文章。街巷安装路灯26盏,拆除残墙断壁20多处,美化墙壁12000平米。还栽植大国槐120株、大金叶榆228株,栽植水腊、丁香10000多株,彻底结束了北楼村街巷没有树木的历史。
  今年7月,北楼村首批进入全省100个旅游扶贫示范村。霍步春高兴地告诉笔者,我们要以此为契机,做大做强乡村旅游文章,打造三个园区,开通四条线路,建设五个景点。让全村老百姓享受好环境、养成好品行、过上好日子。把北楼村建设成雁门关外一个“村庄美、村民富、村风好”的美丽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