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 第6234期 第A7版:文 学 副 刊

一头耕牛的故事

  01
  虎蛋是我儿时的玩伴,我们就住在一道巷子。农村联产责任制那年,我们都在村校的一个班里上四年级。
  生产队把土地全分了下去,就像是到肉店割肉,按等论级,一家一条、一家一条地分。队里的耕牛、农具这些资产不能砍开了分,就捏堆儿抓阄,抓到啥算啥,社员们要是不满意,可自行调换。记得我家和虎蛋家都分到了一辆小平车。
  分到小平车的第二天,吃过夜饭,虎蛋爹跑到我家,悄悄和我爹疙嗒:二迎财想拿小红花换俺的小平车,你说该换不?
  我爹问:他咋不想要了?
  虎蛋爹说:小红花胃口大,每天张嘴要吃,下了牛犊又多张嘴,他怕喂不起。我思谋,这家伙主要怕辛苦喂半天,到时政策一变,再叫队里收回去。咱穷得穿鞋搬家,怕啥哩。
  哦,我爹盯着虎蛋爹,半晌才说:这主意不好拿,就看你的胆量哇。
  嗯,虎蛋爹用劲点了点头,走了。
  02
  虎蛋爹最终还是拿小平车换了二迎财的小红花。春天的时候,虎蛋爹牵着小红花,和别的社员合犋耕地,耕自家的地,也耕别家的地。到了夏天,虎蛋爹在地里锄田,小红花在不远处的草地上,摇着尾巴吃草。秋天了,虎蛋爹套起小红花,和合车的社员一车一车往回拉田。悠闲的冬天,虎蛋爹每天牵着小红花,到人们站街的土圪台上晒太阳,在一阵阵的说笑声中,拿一把小木梳子,一点一点在小红花身上梳来梳去,梳得光蛋蛋,顺溜溜。
  虎蛋妈一共生了四个娃们,棍乎乎棍乎乎都是公的。小红花到了虎蛋家,每年下一个小牛犊,啪一个啪一个都是母的。虎蛋爹整天嘴像火炉儿,他把小红花生下的这些女女们都养起来,让这些女女们再接着啪一个啪一个下犊子。过了五六年,虎蛋爹的大牛小牛上到了二十多头,虎蛋爹成了全乡有名的养牛专业户。
  我们那个村,每年的正月初二都要迎喜神。朝哪个方向迎,好多年来都是村里的明爷说了算。明爷家有本老黄历,明爷翻翻黄历,今年朝正南,明年朝东北,全村人就哄哄吵吵,跟着明爷噼噼啪啪响一顿鞭炮,把喜神迎回家来。责任制后几年,明爷扔了黄历书,每年正月初二,都领着人们朝东南方向去迎喜神。有回虎蛋爹问明爷:您咋每年就这一个方向了?明爷笑眯眯说:这几年咱们好光景凭谁哩?喜神吉位,就在北京啊!咱村东南方向正对着北京,你说不往东南往哪迎去?虎蛋爹不住地点头:对得哩,哩。从那以后,虎蛋爹每年正月迎喜神,总要牵上小红花,还要给小红花脖子上挽一簇红绸子花,在热闹的人群中,成为一道火辣辣的景象。
  在一年复一年迎喜神的鞭炮声中,虎蛋爹的牛群壮大到了一百多。也在这喜庆声中,虎蛋爹给他的儿子们盖起了四处新瓦房,娶回了四房新媳妇儿。
  03
  小红花到虎蛋家的时候,是一头只有二岁的年轻母牛。在虎蛋他们家,小红花一共生育了13头小牛犊,10头母的,3头公的。在这悠长的岁月里,小红花的儿女们以及儿女的儿女们,总计起来,早超过几百了。在虎蛋一家人看来,这小红花早就是他们整个家族中非常重要的成员了。
  二十年前,我调回了老家的乡镇工作。又回到虎蛋爹的牛场转了一圈,看见小红花还算精精神神。听虎蛋说,小红花老了,不能下犊了。我心情有点沉重,世间万物都有老去的时候,对一头牛来说,不知意味着什么。虎蛋说:我们全家商量过了,把小红花好好养起来,让它享几年清福,直到自然老死。听了这话,我心头一热,觉得这结局,对一生付出的小红花来说,也是值了。
  之后几年,我调回了县城。经常想起虎蛋他们一家人,想起小红花和它的一群后代们。十年前,有次在城里见到虎蛋,一说起小红花,他竟眼圈红了。他告诉我,就在两个月前,小红花老死了。死前几天,小红花拖着虚弱的身子,用脖子逐个亲昵它的孙辈们,最后趴下去,再没起来。虎蛋说,小红花是流着两行长泪走的,它流泪,我们全家围着它流泪……
  04
  今年夏天的一个周末,我在办公室随手翻看一沓乡镇上报的扶贫资料,猛然瞅见一则简报,一看就是介绍虎蛋他们的养牛场。从这个简报中,我大体了解到,虎蛋他们家的牛场越搞越大了,养殖规模上到了近千头,还兴建了加工物流车间。并且虎蛋刚从大学毕业的儿子也加入进了,创建了“应州小红花”牛肉品牌,在网络上进行高端销售。他们规划,要拿出200头肉牛发放到山区贫困户手中,与贫困户合作共赢,发展绿色生态产业。
  我忙不迭拨通了虎蛋的手机,对面的笑声有股强大的磁力,虎蛋说正想邀请我去看他们在建的新牛场。我说明天就去。
  虎蛋在牛场为我们安顿了一桌好饭,他们全家陪着。吃饭中间,虎蛋儿子说起,想请专家设计,在新牛场的文化展示区塑一尊雕像。我问:估计塑个啥像?虎蛋儿子说:塑一头威武雄壮的公牛——小红花公牛。
  包括虎蛋,饭桌上都说:这个想法不赖,咱们就是要一牛到底!
  咱那小红花是母牛啊。一直低头吃饭的虎蛋爹插话了,众人一听,都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虎蛋爹颤巍巍掏出一个小纸包来,一层一层打开,说:叫我看,要塑,就塑这个哇。
  众人探过头来,是一张旧照片,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年轻的小红花脖子上挽着红绸子鲜花,高昂着头,走在面朝北京,迎喜神的路上。□张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