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朔州晚报 第6004期 第A8版:历史文化

关于“朔州文化”的命名

  

□郭文亮
  郭文亮,朔州平鲁人,中共党员,朔州市委联系的高级专家,先后任平鲁区政协二、三、五届委员,文史委员会主任、平鲁区志办主任、主编,平鲁区三晋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朔州市三晋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老年书画家协会会员,山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朔州市书美协理事。
“朔州文化”命名的定位
  朔州地处内外长城间,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文化遗产众多,长期积淀而成的多元性文化既是宝贵的精神财富,又是建设新朔州的重要支撑。无论历史地看、现实地看,还是发展地看,用“朔州文化”命名,涵盖面广,可在宏观上整合六县(市、区)各具特点的亮点文化,避免在刻意攀比命名中造成无端的时空错位而引起歧义。况且自建市30年来朔州新能源基地已走向世界,在国内外都已形成重大影响,因此,按区域内一些珍贵历史文化遗存来命名,任何一个方面都不能达到领属得体这样一个富有历史意义命名特有的功能。例如用“魏都文化”定义和冠名的同城地区文化是很符合大同今夕的发展历史的,大同曾是魏都,魏都就是大同,时移世易,地域和文化一脉相承,且历史渊源和这座文化名城的现实辉煌相佐。朔州不同于大同,更不同于始祖发祥的蒲坂平阳,我们若借用“长城”、“雁门”“边塞”、“马邑”、“桑干”、“木塔”、“尉迟”、“峙峪”等等历史文化遗存命名,或延伸了特定文化范畴的“龙马生态”、“汉韵唐风”等等,显然宏大的命名游离“朔州文化”概念的本义,容易引起争论,不利弘扬传承,具体的则又意义偏狭,有悖历史和现实发展的客观需要。“朔州文化”本身凸显地理、历史人文和现代精神,实现了时空穿越,贴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主流媒体宣传核心,完全可以和其他有显著特点地域的文化命名相媲美或胜出。
  “朔州文化”概念的确定全面、概括、准确、精萃。(定义很重要,难题需破解。可归纳先前提出的朔州精神、右玉精神以及塞地人文特质等方面的精华。)
  “朔州文化”内涵要素历史文化、战争文化、农牧兼容文化、商贸文化、非遗文化、民俗文化、红色文化、现代文化、能源基地建设文化等诸多要素,都是凝结为“朔州文化”核心内涵的重要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