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朔州晚报 第6004期 第A8版:历史文化

《水经注》里的桑干河(朔州篇)

  


□杨年生
  杨年生,笔名大山,山西应县人,中国地理学会会员,业余历史地理拾荒者,《水经注》系统探究者。曾多次校勘《中国历史地图集》(谭其骧主编)。主要作品有《水经注系列探究之一》《桥头契约》等;其中《水经注系列探究之一》里的桑干河系列文章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㶟水出雁门阴馆县,东北过代郡桑亁县南。
  㶟水出于累头山,一曰治水。泉发于山侧,沿坡历涧,东北流,出山,迳阴馆县故城西。县故楼烦乡也,汉景帝后三年置,王莽更名富臧矣。魏皇兴三年齐平,徙其民于县,立平齐郡。
  《水经注》卷十三为何不称“桑干水”而称“㶟水”;究其原因,盖因古㶟水为洪水河,山洪暴发风雷激荡令人惊怖(“㶟”音同“雷”),而桑干水则因恢河伏流之故影响力相对较小;故此《水经》、《水经注》等古代文献以㶟水为主称。
  累头山,《读史方舆纪要》将《水经》㶟水之源与今之“桑源”混为一谈。(洪涛山县西北十五里。一名累头山,㶟水出焉,即桑干河源矣)。经实地考证此处《水经》所谓累头山应属古勾注山脉(即古代州之北斗山);而从方位及地势考析,㶟水只有源出于此方能流经阴馆县(今朔城区里仁村)西;而洪涛山位于秦汉马邑城西北,距此则远矣。
  2014年9月14日中午,我们实地考证了阴馆古城,古城恰位于朔城区滋润乡里仁村与夏关城村之间;遗址颇具规模(按中国文物地图集等相关考古资料,该古城呈方形,边长约1000米,占地面积达100多万平米),但目前仅西城墙尚余断断续续几段夯土,其余东、北、南城垣等均难以辨认,只能凭当地耆老回忆进行大致确认。阴馆古城,西汉为阴馆县治,东汉曾为雁门郡治,附近有规模浩大的广武汉墓群(位于阴馆古城东约3500米处)。
  阴馆古城西约1200米处确有一条较大的河道,源出今雁门关高速隧道西之代县寺梁村,虽早已干涸,但符合“㶟水出雁门阴馆县”之描述。但《山阴县志》(明)所载㶟水(以下简称“明㶟水”)却源出马邑(今朔城区)之“三泉”,明显与注述有悖,令人困惑。
  2014年9月14日下午我们实地踏勘了“三泉”。“三泉”是位于今朔城区三泉村附近的三眼泉水,距阴馆古城约15公里;据里仁村杨老先生及老伴回忆20世纪70年代前三眼泉水还喷涌甚急,但如今位于三泉村两处泉眼已无水,仅有三泉村与南磨村之间的那一眼还在微微流淌着;而附近南磨村民则引此泉建了一处名曰“钓鱼岛”的鱼池,不知是鱼池名称魅力还是鱼塘水质好的缘故,竟然吸引了不少垂钓爱好者。在三泉村西我们虽没有看到“三泉”,却看到一条较大河道,虽已无水但此河道要比阴馆古城西侧汉㶟水河道明显宽阔;由此可初步断定汉㶟水干流流经阴馆城西,而其后这条位于三泉村西的汉㶟水支流因流经三泉水量充沛的缘故被《山阴县志》(明)载为㶟水并称之为源出三泉,当然并非源出三泉而是流经三泉,但令人诧异的是经溯源“明㶟水”干流的源头竟然也在古累头山。
  㶟水又东北流。左会桑干水,县西北上下,洪源七轮,谓之桑干泉,即溹涫水者也。
  汉㶟水约沿今朔城区下辛庄、五花营、高庄、永安庄一线与桑干水交汇于今东榆林水库南端一带。
  “洪源七轮”即今神头诸泉,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前神头泉最大的泉眼喷涌口径据称约有0.5米左右,据说喷涌太猛,当地人用一扁平巨石压盖泉眼;20世纪80年代初《人民画报》摄影记者来采风,朔州市交通部门调来吊车,把压在泉眼上的巨石吊走,当时如餐盘大小的泉眼喷涌出的泉水有1米多高。而今神头泉年平均流量从20世纪多年平均7.84立方米每秒(1958-1984年)降至约4.5立方米每秒(2009年数据)。主要是受改革开放以来朔州地方生产生活用水剧增所致,特别是附近神头火力发电厂耗水巨量且排出大量废渣废水,经年累月在附近居然形成一个面积达4平方公里左右的巨沼废池(为亚洲最大粉煤灰库区);好在已引起有关部门的注意并采取了系列抢救保护措施,目前巨沼废池正化废为宝,朔州在此设立了专门的固废园区,不少科研机构及企业已入驻。现今神头泉眼的流量似乎也略有增加,但洪源七轮“拔地而出,磅礴壮观”之景象渐已成为历史之绝响。
  耆老云,其水潜承太原汾阳县北,燕京山之大池。池在山原之上。世谓之天池,方里馀。其水澄淳镜净,潭而不流,若安定朝那之湫渊也。清水流潭,皎马冲照,池中曾无片草。及其风箨有沦,辄有小鸟翠色,投渊衔出,若会稽之耘鸟也。其水阳焊不耗,阴霖不滥,无能测其渊深也。古老相传言,尝有人乘车於池侧,忽过大风,飘之于水,有人获其轮於桑干泉,故知二水潜流通注矣。池东隔阜,又有一石池,方可五六十步,清深镜洁,不异天池。
  神头泉属岩溶大泉,虽可能与宁武天池之地下水脉潜通;但以车轮之巨能在地下滚动百里之遥却是难以置信的,盖因国人习惯以讹传讹,所以不真实不可能之神玄传说反流传久远。
  “天池”即今宁武天池,系华北地区唯一的高山天池群。当前小湖均已干涸,大湖(马营海)水位处于持续下降中有濒临消失之危险。
  “二水潜流通”之谓,盖亦与“恢河伏流”有关。
  桑干水自源东南流,右会马邑川水。
  桑干水自桑源(即今神头泉一带)向东南方向奔流在今朔城区清河寺村西右会马邑川水。
  水出马邑西川,俗谓之磨川矣,盖狄语音讹。马磨声相近故尔。其水东迳马邑县故城南。
  “磨川”未必是“狄音之讹”;因为“水磨”是古代劳动人民借助流水带动石磨旋转从事粮食或食品加工的一种常见水利设备;即便今之丽江古城附近也有“水磨”作坊等供游客展览;而附近的朔城区神头镇有水磨头村、新磨村等,朔城区南榆林乡与张蔡庄乡均有南磨村,应县臧寨乡也有水磨村,这些村庄多位于山坡水流经行处,村名均与“水磨”有关;据此“磨川”之名称由来应与当地“水磨”的使用有关,而非郦道元所说的“狄音之讹”。
  经实地考证,所谓“水出马邑西川”与今朔城区张蔡庄乡境内自西山而下的那条较大河道(沿今张蔡庄南、前村、南磨村一线注入恢河)有关,非今之七里河,因七里河位于秦汉马邑古城之北不符合“东迳马邑县故城南”之描述。
  此马邑故城即指秦汉马邑城,今朔城区北齐古城系在秦汉马邑故城基础上增修所建;而明清朔州老城则系在北齐古城东南部分基础上缩建而成;秦城址呈方形,边长约1800米,占地面积约300万平米;系秦始皇大将蒙恬筑城以养马,规模浩大,故县名马邑。
  值得注意的是,张畅耕先生曾推测今祝家庄城址可能为秦马邑古城是错误的。【备注:今朔城区祝家庄村西北,传为秦马邑古城。平面形状不详。地表现存西墙残段,残长约210米,基宽约2米,残高l—2米,墙体夯筑,夯层厚约0.10米。(摘自《山西文物地图集》(中),2006年,第144页)】
  但祝家庄秦汉城址究竟是什么城?《水经注》亦未提及。
  近日笔者在爬梳相关文普资料时无意中发现,1984年朔城区祝家庄村附近的平朔铁路取土场4号汉墓曾出土“北乡”印一枚。长方形,桥钮。长1.9厘米,宽1.4厘米、高1.7厘米。阴文“北乡”二字。地方考古学者推测墓主应是马邑北乡啬夫一类的乡官。(摘自雷云贵《山西朔州出土古印选介》,《收藏》2007年,第6期)
  笔者以为恰恰是这方“北乡”印的出土,为祝家庄秦汉城址指明了身份。
  从方位考量,祝家庄秦汉城址位于秦汉马邑故城的东北方向约16里处;而结合附近汉墓里出土的“北乡”印综合考量,我们基本可以确定朔城区祝家庄秦汉城址就是秦汉马邑县北乡城。(《中国历史地图集》、《山西历史地图集》再版时,应将秦汉马邑县北乡地望补入)
  干宝《搜神记》曰:昔秦人筑城于武周塞内,以备胡,城将成而崩者数矣。有马驰走一地周旋反复。父老异之,因依以筑城,城乃不崩,遂名马邑。或以为代之马城也。诸记纷竞,未识所是。汉以斯邑封韩王信,后为匈奴所围,信遂降之。王莽更名之曰章昭。
  此“武周塞”与今洪涛山脉有关;汉武帝“马邑之谋”时又提及。
  其水东注桑干水。桑干水又东南流,水南有故城,东北临河。
  “其水东注桑干水”应指源出西山的马邑川水东流注入桑干水(部分与今恢河段重合)。
  此“故城”与今朔城区下西关村东之古城有着深厚的渊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