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朔州晚报 第5933期 第A3版:朔州人物

63岁退休老人爱上朔州四字方言

整理出 2400 条四字词语写出一本 40 万字《晋蒙地带方言成语》

  

本报记者符烨邦
  方言是一个地方的历史文化积淀,是区别于其它地区的重要标志。四字方言又以四字一组、四音一节的形式,言简意赅、音节整齐的优点,在方言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今年63岁的朔州退休干部落常厚,自2005年开始学习研究晋北地带四字方言词语,经过12年时间的搜集、考证、整理,写成了一本40万字的《晋蒙地带方言成语》,并于近日出版发行,为朔州四字方言建档,让本地乡音留存。

传承乡音,退休老人编写方言书
  8月17日上午,记者在开发区军苑小区见到了落常厚,壮实的身体,严肃的神情。见面后,记者随口说了句“让您(儿)久等了”,没想到落老立马笑了起来,“你是朔城区人吧?家乡话不能丢,要好好传承啊!”
  落常厚是朔城区峙峪人。退休前,一直在部队从事文书、政法工作。他编著的《晋蒙地带方言成语》就是以家乡话为主,扩展延伸到晋北、陕北和与之接壤的内蒙集宁、呼市、包头等地相近的口语语言圈。
  “2005年,在一次省城朔州老乡的聚会上,大家用朔州方言交流了起来。嘻嘻哈哈之中,我突然留意到大家说的话里,夹带着类似成语的四个字语词,还挺不少。比如‘仁恭礼法’‘翻了万啦’‘假装疯魔’等等。就觉着这些四字语词随口就来,通俗易懂,表现力很强,就有了整理的想法。”落常厚告诉记者,刚开始只是记录了下来,后来在许多不同场合下,发现朔州地带很多人,无论男女老少、文化高低,说起话来总会有四字语词夹带其间,而且运用得非常自如,能够使说话质量瞬间提高。兴趣使然,就有了整理成书的想法。
  落常厚常年在太原居住,自己的孩子说得是一口普通话,这在他看来,其实不尽然是好事,“月是故乡明,话是乡音亲。多年以后,方言可能就在我们的后几代人身上‘失声’了,更别说四字方言了。到那个时候,方言所承载的地方文化也将消失。”
  “成书不能仅仅是兴趣。”带着一份传承地方文化的执念,落常厚更坚定了要为朔州方言“建档”的决心,加快了整理的步伐。

耗时12年,整理出2400条四字词语
  记者随手翻看了《晋蒙地带方言成语》这本书,发现书中收录的四字词很多都是成语词典没有的。书的条目编排参照《现代汉语词典》,以首字的汉语拼音字母顺序排列。词条用汉语拼音字母标注读音,对方言读音中异于普通话的发音及入声情况,汉语拼音无法体现者,择少量常用字,标注方言读音。词条还进行了释义和例句,有多个义项的,用分号或句号相隔,对应的例句全部口语化自造。极少数词目有所据,则标明出处。
  落常厚说:“这就是一本汉语言辞书类工具书。为了整理编纂好这本书,工夫可没少下。”
  “做有心人,多留意人说话,听到这类词语随时随手记下来,时间一长就收获颇丰。”落常厚告诉记者,从2005年开始整理以来,他就一直保持着多听多记的习惯,并且主动回老家当“话痨”,田间地头、城市街头,只要碰到讲朔州方言的当地人,落常厚就喜欢和对方聊上几句。把聊天时蹦出的词语、短句逐一记录下来。
  落常厚在老家生活过18年,之后去了省城也跟家乡人保持着频繁的来往,对家乡的部分方言土语耳熟能详,“只要是说过的、听过的,就能想出来。”为了避免“瞎想”、“漏想”,他对着汉语字典、词典一个音、一个字地“碰想”,这样也整出了很多四字词。
  “写例句得想象出一种语境,根据对话人的身份编排,这样例句才能不失其义。”落常厚告诉记者,编纂过程中,最难的就是释义和造句,“涉及到许多史料性、专业性、数据性的东西,你不得不进行‘充电’。”
  2010年开始,他先后重新学习了关于成语的专著、汉语语法修辞标点的知识、汉语拼音知识、辞书的编撰知识以及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论语言的专著。为了尽可能解释准确,他还进行过实地考察,为了搞清楚“胡闹三关”这个词的意思,专门去了趟雁门关、宁武关、偏关查看这三关。
  今年5月,这本《晋蒙地带方言成语》终于编纂完成。落常厚告诉记者,其实已经修改了15遍,花费了4年时间对2400条词组进行校对整理,最终才出版发行。

书籍受称赞,老人希望弄个插图版
  落常厚说,“书名虽然叫‘方言成语’,准确地讲是选自方言口语经过加工提炼并用汉语拼音注音的四字词,但成书功夫一点也不亚于编著一本小型词典,很多人也给我出书打气鼓励。”
  山西大学语言研究所所长乔全生在看到落常厚的手稿后,很惊讶,当即答应为这本书作序,这样写道,“其实在民间,一直有一支力量在默默无闻地调查记载着方言,他们尽管没有能够用国际音标准确地将音记下来,有的方言本字记录得不够准确,但他们在自己的本职工作之外总是想方设法、不遗余力地进行着这样一项伟大的工作,将鲜活的方言词语记录下来,并附释义和例句,以便留于后人。从这个角度看,我们更需要有像落常厚先生这样的有识之士,更需要有这种坚守执着的精神。”
  落常厚说,乔全生是山西省最权威的语言文字专家,能获得他的肯定实属不易。
  8月14日,落常厚带着崭新的10本《晋蒙地带方言成语》来到了市图书馆,进行了无偿捐赠,市图书馆为其颁发了《收藏证书》。
  市图书馆特藏文献部馆员张志弘说,这本书是把群众口头语言转变提升为文字语言的重要成果,对研究语言科学、提高语文写作水平具有工具书的作用,对于地方文化的传承、丰富和发展具有积极意义。
  落常厚告诉记者,下一步,他还准备往学校、社区赠送点书,并且希望书籍如果再版的话,加些插图,图文并茂地传承朔州的方言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