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朔州晚报 第5813期 第A7版:文 学 副 刊

母 爱 哪 有 多 余 的

  那年夏天,回乡下看望年迈的父母。母亲在清新的院落里晒麦谷,见我来了,急忙解下围裙迎上来。
  老家最惹眼的除了漂亮的新房,还有院子里的两棵柿树。柿树苗是堂弟送的。他经常读书看报,就按照上面的信息从外地邮购了一些。母亲把堂弟送来的两棵柿树苗种在了院子里,一棵向东,一棵朝西。
  柿树前年栽下,才长到一人多高,就有很多果子挂在上面。青青的,半个枣子大小。柿树长得单薄,树干细细的,却像一个能出力干活的农妇。母亲说,再过些日子,等果子长大了,就用竹竿把挂满果子的枝干撑起来,免得柿树累弯了腰。母亲一边说,一边指了指早已准备好的竹竿。
  我对母亲的做法不以为然。柿树既然能多结果,就有能力把这副担子挑起来,这是自然法则。我把道理讲给母亲听,劝母亲无需多此一举。母亲没说什么,站在柿树旁,心疼地看了又看。
  假期一晃而过,返回单位的那天,母亲硬是塞给我一把折叠雨伞,说:“要变天了,说不准哪会儿就下雨。”我家距车站不算远,一会儿功夫就到,上了车就畅通无阻了。我抬头看看天,虽然有几块乌云,但还是半个晴天。“又没下雨,带什么雨伞呢,碍手碍脚的。”我拒绝了母亲,母亲又塞过来,反反复复好几次,最终我还是没有带。我觉得母亲太啰嗦,有些想法和做法太多余。
  我悠然地走着,岂料,走到半路突然下起瓢泼大雨。我四处躲避,慌乱之中发现背包里有一把折叠雨伞,不知何时母亲把它悄悄塞进了我的背包。
  转眼到了秋天,我出差路过老家,院子里的两棵柿树挂满了成熟的果子。黄澄澄,金灿灿,满眼都是。柿树第一次结果就硕果累累,要不是母亲用竹竿把枝枝条条撑起来,纤弱的柿树还真要被压弯了腰呢。
  看着柿树,又想到那把雨伞,我感慨不已。母亲对一棵柿树都百般呵护,何况母子情深呢!我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母爱哪有多余的!□董国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