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朔州晚报 第5756期 第A8版:历史文化

关于明初马邑大移民研究的几点思考

  

□谢金星
  谢金星,1993年生,中共党员,朔州市第一中学工作,研究明清史。先后在国家、省、市级相关期刊发表文章多篇,有《明初晋北政府移民实地考证》、《雍正朝广行“密折”原因与现实意义探析》、《让历史走下神坛》、《雍正帝选人用人制度研究》等。
  明初马邑移民史实真实准确
明初马邑移民是明初大移民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由政府主导,以空边清乡、戍边置屯、躲避战乱为目的,将雁门关外诸州及北元蒙古控制下的汉民集中至朔州马邑烟墩村圪针沟一带,再由此处分配迁徙至北平、京师、中立府(凤阳)及山西关内等地的移民活动。
  这场移民活动人口规模大,涉及移民数十万甚至上百万;迁徙地域广,今北京、河北、江苏、安徽、山西等省都有移民迁入地;时间跨度长,从明洪武、永乐至正统都有多次规模较大的移民迁徙。
  论证一场历史事件是否真实可信,一般基于王国维先生的二重证据法,即文献资料与文物相结合的办法,而新史学发展的今天,口述资料亦成为重要史料,几点结合,便基本可以证明事件真伪,对明初马邑大移民这段快被遗忘的历史的研究,便基于此。
  首先明初马邑大移民是《明实录》、《读史方舆纪要》等正史资料明确记载的。据《明太祖实录》记载,洪武四年六月,徐达平定沙漠后,驻扎北平后“徙北平山后之民三万五千八百户,一十九万七千二十七口,散处卫府。”后迁徙“沙漠遗民三万二千八百六十户屯田北平府。”根据《明实录》同年朱元璋上谕中“山北口外东胜、蔚、朔、武、丰、云、应等州皆极边沙漠”,以及周振鹤等历史地理大家对明山后地区的考证,朔州移民应该包括其中。洪武六年八月,徐达率领大军“至朔州徙其边民入居内地”,九月份,朱元璋再次下令“以山西弘州、蔚州、定安、武、朔、天城、白登、东胜、遭州、云内等州县,北边沙漠,屡为胡虏寇掠,乃命指挥江文徙其民居于中立府(今安徽凤阳)。凡八千二百三十八户,计口三万九千三百四十九。”这一明确史实证明了朔州大移民的真实性。洪武七年七月,“广西护卫指挥佥事脱列伯,于朔州等处招集旧部故元士卒一千三百六十余人,家属三千四百六十余口,俾之编伍”则证明了朔州移民人口来源广泛。除了人口迁出还有人口迁入,《读史方舆纪要》载:“正统间,主帅宴乐于楼紫寨,致寇突入边内,于是玉林、云川等卫内徙,而丰州、云内之民迁于应、朔诸处云。”丰州辖境在今内蒙古呼和浩特赛罕区一带,云内州辖境在今内蒙古固阳县、土右旗、土左旗一带,这些人本是洪武年间从全国各地征集到此筑城戍边的民夫,又因土木堡之变迁回朔州。
  其次在石刻文物方面,目前出版的《三晋石刻大全》朔城区卷、平鲁区卷记载了许多,篇幅有限,不一一列举。而口述、家谱等资料,散落民间,数量巨大,其中记录可信的,亦为数不少,更加充实了明初朔州移民活动的血肉,使其在微观角度更加鲜活。
  民间研究现状及学界政府关注不足
  关于明初马邑移民的研究,目前除了朔州民间学者的相关文章之外,没有看到史学界就该问题发表的相关研究,尚属于研究空白。笔者有幸承担2016年国家级教育部大学生项目基金,对该问题进行了两年时间的调研。朔州民间学者的研究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朔州三晋文化研究会的老先生们也给了我极大地帮助,但也发现朔州民间研究存在三点问题。第一,研究深度不足,目前所有的研究还处于证明该事件存在这一基本层面,没有更加深入的移民史探讨;第二,研究存在史论不严谨的现象,有自说自话、夸大结论的现象;第三,研究不持续,存在研究者年龄断层现象。
  造成这些问题是多方面的,首先是政府与学界的投入、关注力度不足。政府对该历史事件现实意义认识不足,明初朔州马邑移民不论从规模上,还是迁徙范围上都不亚于洪洞大槐树移民,甚至在正史资料佐证方面还多于大槐树移民,但大槐树为洪洞创造了巨大的社会、经济价值,朔州这方面基本为零,没有投入也就没有产出。而学界对山西移民研究的关注力度也集中在洪洞大槐树上,今年四月初笔者参加了洪洞的移民研究论坛,发现关于洪洞大槐树的研究出版相关著作数十部,研究范围包含历史学、社会学等领域,如果没有高等院校的专家学者参与,朔州马邑移民研究很难到达如此高度。
  其次是社会关注度的不足,目前笔者发现一些很让人担忧的现象,原本应该是朔州马邑移民的后裔,也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步遗忘这段历史,将自己的先祖附会到洪洞大槐树,出现了“洪洞圪针沟”的家谱记载。而对这段历史有记忆的被研究对象,也大多是一些年龄较大的中老年人,当这些人无法进行口述时,这段历史也就可能在现实层面上被遗忘。
  应对办法与现实意义
丘吉尔曾说:“能克服困难的人,可使困难化为良机。”同理,朔州马邑移民研究现状看似困难重重,实际上良机相依。在今天山西转型,打造文化强省的大背景下,朔州打好手中“长城文化”、“辽金文化”、“边塞文化”、“移民文化”四张文化牌,打造“长城旅游”与“大移民圣地”两大旅游品牌便是适时之举。相对于其他研究,马邑大移民的社会价值与经济价值更为巨大。首先可以提高朔州的城市知名度,洪洞依托大槐树,其知名度远超山西所有区县,为全国人民周知。其次可以吸引移民后裔前来朔州投资,乡土情怀是非常重要的投资因素。最后可以通过朔城区与洪洞县打造移民姊妹城的方式,提出“南有洪洞大槐树,北有马邑圪针沟”的文化口号,建设晋南、晋北两个移民品牌,提高整个晋北地区的文化内涵,为山西整体旅游布局。
  要迅速让明初马邑移民体现社会、文化价值并不容易,当务之急应是以下几点。首先政府出面,指定研究机构,召开研讨会,为大移民的后续研究与规划整体布局,使研究间段化、持续化,同时可以利用媒体公开征集家谱、石刻等相关研究资料。其次该研究对研究山西北部历史、蒙明关系、长城沿线历史、山西地方史等方向都有极大价值,邀请史学界明史研究、移民史研究、军事史研究等相关领域以及朔州籍专家学者参与进来。最后就是发动民间力量,组织移民后裔联宗合谱,使家谱资料更具研究价值,也可以鼓励民间移民后裔来朔州祭祖联宗。
  总之,这场移民活动不该被遗忘,也不该被附会,应该得到有关方面的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