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朔州晚报 第5721期 第A7版:文 学 副 刊

怀念母亲

  2012年,母亲因心肌缺血住进了医院,大夫说治好是没希望了。赶回家的我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像疯了似的,疯狂的抓起病历,奔波在省市县各大医院,得到的都是同样的回答。
  我开始害怕,我怕有一天一不小心母亲就走了。我变得胆小了,不敢直视身边的每一个人,甚至母亲。每看她一眼,就会忍不住哭出来。我咬咬牙挺着,不敢表现出痛苦的样子。我用撒娇和任性的方式瞒着母亲,陪伴在她左右。
  也许母亲知道自己也没有多少日子了,每次我想依偎在她怀里,她都要轻轻地把我推到一边。在时日不多的时候,她留给我太多的看似无情的举动,为的是不让我想她。
  那年我远嫁他乡。母亲的心上又多添了一块伤疤。母亲生了我们姐妹五个,我是老幺,是母亲最贴心的小棉袄,母亲最疼爱我。别人问她关于我的情况,她总说:“离得远啦!远在天边”。然后就不再说话。
  在病床上,母亲红着眼圈,抚摸着我的长发说:“不要想妈,人老了都要过这个坎。你能照顾好自己,我就放心了。你看你瘦成这个样子。你们姐妹几个我最不放心的是你……”母亲喃喃着,泪水流了出来。我擦了擦眼角说:“妈妈你不会走。你不能走。会好起来的。”
  2012年三月初八,乐观坚强的母亲最终还是没有逃脱病魔。带着对我们深深地眷恋,离我们而去了。
  以前的我总认为母亲会长命百岁,没想到三月初八这天我们阴阳永隔!
  母亲走了,整个世界都变得陌生,我开始无所适从。
  从母亲走那天开始,每天早晨五点准时起来写心情,写牵挂和悲伤,和心里的母亲说着话,一直写了一百天,从来没间断过。
  母亲,我又想您了,想跟您说说话,撒个娇,摸摸您的白发。
  深感母怀十月恩,成诗落泪念娘亲。
  祥云一片呈瑞色,有福方知托福人。□王 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