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朔州晚报 第5721期 第A7版:文 学 副 刊

凤 仙 花

  今天不说凤来仪,不说羽化成仙。
  人间事,脱不了平淡干系。
  就说你点燃我双眼那件事,也只是五月多了一支花开,打开了一片小小的天地,指尖又笼起了红红的火苗,对着一片江山撒开了写意,却又隔着深深的庭院。
  那时节,兰草,香蓼,美人蕉,众多的姐妹各有各的美,或像含羞草一样羞涩含情,或像石榴一样露出贝齿笑意灿然。
  我还能近距离看见,时间在生长,黑暗在缩短。
  那个仿佛被忽略的少女,站在夕光中,一边一朵一朵摘那凤仙花,一边摘去零零碎碎的小尖酸,小刻薄。再加入明矾,揉碎捣烂,让那蔻丹样的花泥向更深处更进一步。
  火红,甚好。美丽,那时的岁月总像花儿一样,开在情怀之内,直把你染成一场不褪色的红颜。□爱斐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