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朔州晚报 第5721期 第A3版:本 市 新 闻

收集箭簇陶片瓦当 手绘旧城遗址图

右 玉 一 老 人 想 再 现 右 卫 古 城 遗 址

  

本报记者符烨邦张宏世带记者查看汉代城墙遗址
  坐落在塞上西口的右卫镇,古为北方重镇,拥有众多的历史文化遗存。城内,四门、南北瓮城包砖修复,民房古色质朴,保留了较完整的土筑城风貌;城外不远处,长城蜿蜒雄卧,古堡点缀,烽火墩台星罗棋布,俨然一幅防御严密的天罗地网。
  这是一座怎样的城?这座城又发生过什么?在右玉老人张宏世的眼里,或许可以找到一些答案。8年间,他收集整理了各类箭簇、陶片、瓦当等古物1000余件,手绘出一张1:2700的右卫旧城历史遗址图,成为了当地研究右玉旧城的一位知名民间考古爱好者。
  5月10日上午,记者在右卫镇西的一处旧民居内见到了张宏世老人。今年69岁的他精神矍铄、思维敏捷。他告诉记者,从2010年第一次看到箭簇时,就一发不可收拾,喜欢上了收集古物。
  “镇上的人们喜欢在自家小院里种菜。有一次我的邻居在翻地时,突然挖出了一个绿锈斑斑的箭头,就叫我过去看看。”张宏世说,自己退休前是右玉油坊林场的场长,附近的村民常把他看做文化人。这一看,他也有点吃惊,“黑不1.收集到的箭簇极具历史价值
溜秋的,肯定有点历史了。”
  右玉旧城在1972年迁县之前一直是右玉县的政治中心。秦汉曾是郡治,明代置卫,清初设府,历史上进行过多次大规模的战争。
  “如果是军事要塞,这座城可能还会有箭簇。”回到家后,张宏世越想越起兴,一边通过电脑查找箭簇资料,一边开始了自己的收集计划。果不其然,在右卫城外,他接二连三地又发现了几个青铜箭头。
  张宏世边说边给记者打开一个用旧烟盒装的收藏盒。白色的垫纸上,整齐地排列着十几个形状不一的箭簇,有的呈三角翼,有倒刺,有的中脊直达前锋,翼底平,镞身菱形,还有双翼、三棱之类的箭簇。
  “这里面的箭簇都是青铜的,只有一件骨制的,按照我查到的资料考证,骨制箭头可能是晚商时代的东西。”张宏世说,不同的箭簇代表了不同时代的兵器水平,他收集的50多枚箭簇几乎涵盖了中国古代各个重要时间段的青铜箭簇兵器演变,充分说明了这儿历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的特殊位置。
  张宏世告诉记者,在收集箭簇的过程中,他同时又收集了陶片和瓦当。其中收集没文字的陶片800余块,有文字的陶片20余块,收集各时期瓦当100余块,瓦当从战国、秦汉、北魏、隋唐、辽金元跨越七个朝代,涵盖了瓦当演变的全过程。
  张宏世说:“陶片和瓦当都是可贵的史学研究资源,一块陶片不仅携带了大量的历史文化信息,还真实反映了当时的烧制水平。瓦当图案文字并存,是研究中国历史、文化、艺术、建筑、风俗等的可靠实物依据。”
  张宏世给记者拿出了3件用夹砂陶作涂朱涂白的卷云纹抽象人面纹瓦当。记者注意到该瓦当云纹内卷构成眼睛,眼下一弯道似眼睑,中间“丫”形构成鼻子,大乳丁作为大嘴,人面很形象。
  张宏世说,从材料上就能看出这三件人面纹瓦当的珍贵性,“用夹砂陶作瓦当很罕见,意味着成本高昂,表明规格高。涂朱又涂白更是档次高,非高级官署莫属。赵国拓北之前右玉是楼烦人居住,并不修官署,这样高规格的瓦当只有在王权统治时期才使用,结合瓦当纹饰特征和年代,可以证明这儿是赵武灵王建立雁门郡的郡治。”2.这儿可能是赵武灵王建立雁门郡的郡治
  3.奔波 13座古城,为右玉旧城定位找到确切依据
  张宏世告诉记者,这样一座有历史意义的古城竟然在文献中提及很少,长期以来“养在深闺人未识”,很多人对其认识模糊。“大多数人知道右玉精神,知道绿化奇迹,知道右玉是中国的‘古堡之乡’,这儿其实还有另一重身份,自战国之后,这儿就是一座重要的城池。”
  2013年右玉县对外发布“右卫镇古城开发项目”的招商项目。这个项目引资和对外宣传需要大量的历史文物和历史遗存的展示,以宣示其历史文化价值,打造“古城文化”品牌。
  张宏世看到信息后,怀揣着为家乡做点贡献的心,开始了走访调查。“找到故城遗址就是用现实的历史遗存表明右玉丰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和宝贵的历史文化价值。”
  他先后深入内蒙凉城、右卫中陵城、内蒙盛乐、平鲁大红城等13座古城和一段赵长城,查清了历朝修筑右玉旧城及明代三次修城的情况。
  张宏世说,在考古学中有一种重要的考古方法叫“考古类型法”。简单地讲就是对遗存进行科学地整理,分类分析,如果右卫附近的古城和这儿有多处相似点,就可以总结一个结论。根据外围调查和内垣调查,发现了五个朝代的遗址,“战国两段,在城西和西南面;汉代6处、唐代7处,明代有3处筑城墙址,从西北墙的贯穿洞中看的很清;清代大部分是加高。”
  张宏世说:“五朝城址同现一地,在周边地区是独一无二的,在全国也是少有的。附近的内蒙盛乐仅是三朝遗址,可以看出,右卫城是一座建制规格很高的古城。”
  张宏世告诉记者,每次出行时他会骑着一辆摩托车,带足干粮,有时走得远了回不来,就住一夜,在调查过程中,还没少遇到坎。
  “钻地洞时,一个2000块钱的数码相机由于进土报废了;一次遇到过盗墓贼,最后强作镇定假打电话报警把对方吓跑;摩托车轮胎烂过2次,一次推了3公里才修好车,一次烂在了去内蒙的一片荒郊野地里,最后被女婿开车100公里接了回来。”张宏世笑着说,囧事有很多,两年的时间里,花了6000多块,最后只换回200多张照片和众多的碎陶片,但做出了一幅遗址图,老人感觉这两年真值。
  张宏世说着给记者翻开了这幅遗址图,手绘比例1:2700,图中清晰地标注出了道路、河道、城内布局以及图例。
  张宏世说,现在右玉旧城仅是右玉县文物保护单位,与其很高的历史文化价值极不相称。希望更多人重视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资源,很好的保护、挖掘、传承、利用古城文化,也希望这张图能唤起全社会对右卫古城的新认识。
  4.手绘右卫旧城历史遗址图,希望重视古城文化挖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