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朔州晚报 第5636期 第A4版:朔州人物

张剑:愿你归来仍少年

  1月16日,朔州滴水公益协会义工张剑的微信朋友圈更新了一条信息:昨晚知道王林失学的消息,今天又接到了城区法院对五个未成年小孩的最终判决,做留守儿童项目三年了,越往下走,内心越沉重。

记者符烨邦

  3月9日,张剑跟张蔡庄乡留守儿童学校的孩子们一起看“新书”。
  当日,由滴水公益协会主办的“每人一本书,托起一片天”千人捐书活动正式落幕,活动共收到社会各界捐赠的图书2511本,图书架2件。滴水公益协会把这些捐赠品全部送往张蔡庄乡留守儿童学校和滋润乡留守儿童学校,让这里的孩子沐浴更多的书香。


支教需要小心翼翼和坚持
  张剑是名骨科医生,也是一位支助教志愿者。
  初次见到他时,蓝色的冲锋衣,1米8的个子,一副看上去有点年头的近视镜。记者跟张剑约定采访的前10分钟时间里,他还在医院诊室忙着为一位腿部做过手术的患者进行复查。
  张剑说,太忙了,只有上午这点时间,下午2点还要去东小寨寄宿制学校进行支教。当记者说也要去实地看看时,他嘱咐了一句,千万别迟了,我们不会为了等任何一个人,而推迟支教的约定时间。
  2015年4月5日,张剑开始负责滴水公益志愿者协会的留守儿童支教计划。从那一天开始,每个礼拜五的下午,他都会带领支教志愿者,抽出2个小时的时间,奔波于不同的寄宿制学校,送去美术、音乐、手工、体育等课程。
  回想起第一次支教,张剑有点不愿开口。
  “最先选定的是小平易乡上马石小学,那儿有19个学生,在我们连续支教半年后,这所学校就倒闭了。”张剑说,支教不是倒闭的直接原因,但没有计划的支教活动对孩子们的流失还是有一定影响。
  张剑告诉记者,最先做支教,因为不懂,所有报名的志愿者都可以参加。
  “到了学校后,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孩子们趴在玻璃上胆怯地外望。上课后,课堂气氛被不寻常地抬高,一些人开始随意地拍照……”
  这种情形,张剑很熟悉也很痛恨,“这所学校来过很多这样的人,他们带着帮扶、支教的意愿来了学校,却很少了解学生们真正需要什么。一次把教学氛围搞起来,下次支教却又无影无踪,有的甚至是借支教名义来农村放松心情。”
  在上马石小学倒闭一周后,张剑对自己的支教计划进行了变动,支教时间固定,人数控制在5人之内,支教老师进行严格筛选,吸纳公立学校的一些资深老师,支教行动提前策划,对照学校需求,开设支教课程,并且结合支教进行助学活动。
  3年来,张剑一直按着这样的计划进行支助教,风雨无阻,很多不是真心支教的人开始“显行”,打起了“退堂鼓”。“有的志愿者协会开展了半年就坚持不下。”张剑说。
  记者了解到,截至3月1日,滴水公益协会已经同步在3个寄宿制学校开展支教活动,出动义工车辆180辆次,累计行程14200公里,支助教130次,授课272节,募集衣物936件、各类文具710件、藏书3000余本,为学校粉刷教室2次,组织大型助学启梦活动3次。
  张剑说:“做支教需要小心翼翼和坚持。”

我的眼里饱含泪水
  在三年的定点定位支教中,张剑和滴水的志愿者与留守儿童学校的孩子们建立起了深厚的感情。
  记者翻看张剑的活动照片,注意到了一些字迹稚嫩的感谢信。
  “叔叔阿姨们,谢谢你们给我衣服和鞋子,我们每个人笑开了花,我们的心里十分感动……”,“在这寒冬腊月之后,大雪刚过,你们就踏着积雪带着棉衣来到了滋润小学,送来温暖……”
  张剑说,这源于年前的一次爱心行动。
  1月6日,由朔州市青年联合会、朔州市图书馆主办的“寂静与群星”新年诗会举办。诗会现场,团市委副书记、朔州市青联主席胡志强代表青联委员现场为朔城区东小寨学校的留守儿童捐赠了60套崭新的衣物。张剑代表学校上台接受了这份宝贵的支助。
  “我们以前做过募捐衣服,虽然收到不少,但是能合适地穿在身上的没有几件。有一次,甚至在某个村外的垃圾坑里见到了之前发放的募捐衣服。”张剑说,这件事影响了自己对旧衣捐赠的看法,在青联委员捐赠之前,他就悄悄地把3所学校的孩子们身高,鞋码尺寸记了下来,发给了捐赠方。“给孩子们穿一件崭新的衣服,穿一双合适的鞋子,这样的捐赠更有意义。”
  1月25日下午,当最后22件衣服被送往滋润小学后,张剑和孩子们都开怀地笑了。
  张剑说,支教过程中还处处充满了感动。
  2016年元旦,滴水公益协会受邀参加东小寨学校自发组织的元旦晚会。当4个节目表演完毕后,学校的一位老师问孩子们是否还有其它节目表演给经常来学校的叔叔阿姨看,没想到这个学校的37个学生依次站了起来,将2015年志愿者教授的10首歌曲按照教的顺序唱了一遍。
  稚嫩的童声伴着不太标准的曲调,瞬间让在场人眼泪婆娑。
  张剑告诉记者,支教队伍中有一位叫李平的语文老师,她在上完一次支教课程后,一位9岁的小女孩突然对老师说,“老师,我不知道您下周是否还来,我给您带了两个我蒸的馒头。”李平很高兴,当知道这个叫鲁梦琴的小女孩4岁就开始做饭时,李平紧紧地把小女孩抱在了怀里。
  张剑说:“这些孩子很真、很纯。”

愿你归来仍少年
  今年4月5日,滴水公益支助教活动将满3年。这期间,协会举办过很多和留守儿童相关的活动,带留守儿童看电影,带他们与城里的孩子一块交流学习、互赠图书,共同欢庆儿童节,但对于留守儿童的出路,张剑始终有些隐隐担忧。
  2016年,东小寨学校的学生吴昊乾在小学毕业后没有顺利升入初中。张剑怀着好奇去吴昊乾的家中进行了家访。
  “吴昊乾是隔代抚养,家中只有爷爷奶奶照看他,不支持他上学。”张剑说,“这个孩子学习很努力,但是家中没有经济来源,老人们的思想也愚昧。”
  后来在学校、义工多方思想工作之下,老人答应在社会资助的情况下让吴昊乾读书。没想到,吴昊乾在进入朔城区七中就读后,成绩名列前茅,他的爷爷深受感动,专门带了自家种的小米去看望班主任。
  张剑说,“失学的情形每年都会在留守儿童升学时出现,大部分是因为父母不在身边或有一方不在,吴昊乾算是幸运儿了。”
  据张剑讲,他们做过一个调查,滋润乡小学15名困难学生中,有7名学生是单亲家庭,6名学生是因为父母存在残疾。单亲原因包括母亲是被拐妇女,在被解救后再没有回来。
  1月16日,从东小寨学校升入朔城区七中的学生王林失学了。在她之前,这所寄宿制学校的17名毕业生中,有12名在小升初时失学。张剑在对王林失学情况调查后得知,这又是一个单亲家庭,母亲不在,父亲好吃懒做,孩子的求学梦想直接被扼杀。
  张剑说:“这是一个悲哀的故事。如果留守儿童孩子没有顺利升学,直接进入社会,很容易因为自控力不足而犯错。”
  王林失学的第二天,在滴水公益与朔城区人民法院合作的未成年人犯罪项目中,一起由留守儿童引发的抢劫案进行了宣判,引起了张剑注意。“5名14至16岁的小孩在31天内疯狂抢劫作案27起。这5名孩子中1名是小学毕业,2名是初一学生。”
  张剑陷入了沉思,一直望着远方。
  “公益要继续做,但寄宿制学校每年的小升初时,这些孩子都让我特别担忧,愿他们归来仍是少年。”张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