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朔州晚报 第5537期 第A7版:文 学 副 刊

无标题

  暗黄的灯光下,老金认真地端详着自己的儿子金宝,嘴角挂着一丝微笑。金宝正在洗黄瓜,不时地回过头来看老金。
  “爸,今晚想吃炒黄瓜还是拍黄瓜?”
  “都行,都行……”老金觉得很欣慰,儿子虽然是个傻子,但生活还能自理,也会做家务,“傻孩子还懂得孝顺爸爸,真好,真好,真好……”
  “爸,我哪里傻?”金宝歪着脑袋,朝老金咧开嘴笑了笑。
  “你……”老金话到嘴边,突然闭嘴不言了。他告诫自己,儿子虽然是个傻子,但他不是完全不懂自己说的话,不能打击孩子,绝对不能。
  老金不说,金宝也不追问,他似乎忘记这个问题了,已经开始兴致勃勃地切黄瓜了。老金听着错落有致的切黄瓜的声音,不禁又想起了已故的妻子。妻子刀工了得,做的菜也是色香味俱全,可惜几年前因病去世了。妻子一走,儿子就傻了。老金随着纷乱的思绪,不知想了多久,直至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才回到现实来。
  金宝正在洗别的菜,一不留神,把黄瓜烧糊了。老金走过来,看了一眼焦黑的黄瓜,摇了摇头,嘴里念念有词:“唉,傻子到底是傻子。”金宝什么也没说,默默地倒掉黄瓜,重新烧别的菜。
  正在这时,老金盯着家里的墙壁,好像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突然大叫了一声。金宝却好像听不见似的,依然专心致志地烧菜。
  “宝,你过来,过来……”老金激动不已地向金宝招手。
  “你说吧,我听着呢。”金宝却只顾盯着锅里的菜,这次要是再烧糊了,今晚吃什么?
  老金指着墙上贴得密密麻麻的奖状,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与喜悦:“爸最近太忙了,没有问你学习的事,你这傻孩子怎么也不主动告诉爸爸呢?不,不傻不傻,我的傻孩子聪明着哩……”
  金宝终于把菜做好了,高兴地招呼老金过来吃饭。老金一边吃饭,一边盯着墙上的奖状,心里喜滋滋的,胃口也变好了,一连吃了三碗饭。他笑眯眯地对金宝说,从明天开始再也不叫他傻子了。金宝没有说话,他知道明天老金还是会喊他傻子的。
  “爸,吃糖。”
  老金含笑吞下了金宝递给他的药丸。自从妻子去世后,老金的精神出现了问题,但他却常常管别人叫“傻子”。傻 子

(小小说)◇罗倩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