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朔州晚报 第5334期 第A7版:文 学 副 刊

拥 书 听 雨

  李清照有词云:“枕上诗书闲处好,门前风雨景色佳。”李清照虽是名媛,不事耕稼。但这两句词倒也透露出古代寒士们,自觉秉承的一种传统——晴耕雨读。尤其在雨天,展卷而读,屋外多大的风雨都化作了朗朗的书声。在阴晴变换的天气中,在体力劳动与脑力劳动交替的岁月中,孜孜以求的都是精神与物质的双丰收。甚至在忧道不忧贫的寒士心中,唯有读书才是正道。以致他们宁愿丢猪,也不愿丢书,甘愿让身体骨瘦如柴,也不让心灵面黄肌瘦。
  想到三国时的著名隐士管宁和老同学华歆,某日同在菜园锄地,管宁刨出一小块金子,视若无睹;而华歆却赶紧捡起金子,恋恋不舍了半天。对管宁来说“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他怎能让这飞来的横财,击碎自己如玉的品行。当他俩回屋席地坐读,不远处的锣鼓声,惹得华歆张头探脑、坐卧不宁,让忍无可忍的管宁当场用刀割席,怒而绝交。他无法忍受一位损友,破坏自己品德的纯洁和求学的志向。所以好友,就像门前洗净风景的雨声,能润绿你的心田,而结交一位损友,就像摧毁你心田的泥石流。
  想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旅居海外的国学大师叶嘉莹女士回国省亲,在火车上偶见一些青年在读《唐诗三百首》,这种情景让叶先生无比的惊喜和兴奋。如今遇到这种情形,引来的多是不解、不屑甚至鄙夷的眼神。我们正处于金钱至上的时代,人人都恨不得一锄头挖一块金砖,还有几人把难以变现的古代经典当作宝贝?
  因而,“枕上诗书闲处好,门前风雨景色佳”,让我命定是物质的落伍者,精神的苦行僧。
  拥书听雨,没有少年听雨,红烛昏罗帐的风情;没有中年听雨,断雁叫西风的凄婉。只有独守僧庐似的寒室,听着檐雨点点滴滴着,敲打着日子,敲打着心中那份坚守。好在墙上有锄、手中有书,渴了瓢饮、饥了箪食,感觉心境就像雨洗过的风景一样,青翠欲滴。如此,雨来佳的何止是门前的风景,更有枕上如山的诗书,已将内心滋养成松间的明月、石上的流泉。

(随笔)◇蒋 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