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朔州晚报 第5088期 第A7版:文 学 副 刊

战友之歌,旋律外的感动

  “战友战友亲如兄弟,革命把我们召唤在一起……”每当唱起这首欢快的《战友之歌》,我就会想起战友庞秀军,想起那些感动的往事。
  我和庞秀军,同为1988年入伍。那年春天,一列火车载着我们最美好的青春年华来到山东省青州市的老山坚守英雄六连。
  最早拉近我们距离的是一只竹笛。那天全连在北山训练军事科目,小憩时庞秀军吹起竹笛,那笛音婉转悠扬,特别悦耳。我听得入迷,就走上前请教笛子吹奏。庞秀军便热情地教了指法和气息运用,而后把笛子交给我说,喜欢就拿去练吧。可是那只竹笛却被我弄丢了,怎么也找不到。我告诉庞秀军星期天进城给他买一只,他笑笑说不用。还没等我去买,那天庞秀军就将一只崭新的竹笛送给我说,今天进城出公差,顺便买了两只,看你喜欢,送你一只。从此,我们成了最要好的战友,生活上帮助,学习训练中彼此鼓励。
  直到我们退伍回乡,仍然保持着这种纯真的战友情谊。那一年我父亲患病住进了临沂市人民医院,在临沂工作的庞秀军听说后几乎天天来医院探望。父亲手术后需要人照顾,我当时正在负责全国性的婴幼儿三鹿奶粉案赔偿事宜,工作量大且时间紧迫。庞秀军看我为难,就说咱们是战友,战友就是兄弟,你的父亲就是我的父亲,照顾老人的事交给我,你去忙吧。过后老父亲总说,你的战友真好,亲兄弟也不过如此。
  是的,好战友总是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2013年秋,女儿考入湖南科技大学,很早我就把这一喜讯告诉了在长沙工作的庞秀军。送女儿去往湖南时,不巧的是庞秀军正在山东老家,他听说我已在湘潭,并且脚踝刚刚伤愈,他便立即赶回湖南,帮助我打理事宜。那以后,庞秀军便经常去往学校看望女儿,给予生活学习上的帮助。
  战友情,兄弟亲,这种珍贵的战友情谊,我珍爱着……

(随笔)◇魏益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