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1版:要闻

下一版>

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朔州日报 第6641期 第A1版:要闻

桑干河畔戏韵长

  

编者按:
  第二届山西戏友戏迷戏曲保护论坛在我市山阴县的成功举办,在省内外引起极大反响。《山西日报》《中国文化报》《中国作家网》以及中宣部《学习强国》平台等媒体对此活动做了大量的报道及转载。本报今日将发表在《山西日报》的“桑干河畔戏韵长”文章转载,以飨读者。
  2019年7月24日至7月26日,《第二届山西戏友戏迷戏曲保护论坛》在朔州市山阴县成功举办。这是由朔州市委宣传部、朔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山阴县委县政府主办,省戏剧研究会、朔州市艺术研究院、山阴县委宣传部、山阴县文化和旅游局承办的。省市县三级百余名艺术家以及戏友戏迷参与此次活动,留下许多让人回味的片断。

采风:这样的山阴
  作家丁玲曾经写过《太阳照在桑干河上》,于是大家都知道了这条河。这条河每年桑葚成熟时会断流,人们就叫它桑干河。上游在朔州马邑村汇聚了元子河和恢河之后始称桑干,然后蜿蜿蜒蜒地从西向东,流经山阴、怀仁、大同等地,出山西入永定河,最终注入海河。它是山阴的母亲河,也是朔州的母亲河。
  论坛期间,艺术家和戏友戏迷们来到山阴县桑干河采风。
  人声鼎沸中,还有一层嘈杂的言语是来自风声的,破解它需要翻阅无数的经典。这个地处翠微山之阴坡、雁门关外、内外长城之间的边陲小县,就像山阴县委宣传部部长刘宇所说:“早在新石器时代就有先民繁衍生息在这块热土上。大禹治水曾登临夏屋山,并筑汪陶城;赵武灵王登黄华而胡服骑射;李牧镇守雁门而大破匈奴;蒙恬提兵30万筑马邑,直逼大漠深处;汉高祖亲征匈奴,越勾注驻广武,脱困白登;卫青霍去病李广驰骋雁门关长城内外;杨家将与辽交战;明置重兵镇守三关。尤其在明代,这里竟然走出了6名进士、23名举人、500名国子监、150名各类贡士,有成文、郭登庸官至辽东和陕西巡抚,有三代帝王师的王家屏,有镇守山海关的总兵宋伟。这些文人武将,为山阴谱写了光辉灿烂的篇章。”
  文武兼备,山阴有自己的骄傲之处。

论坛:为山西戏曲献策建言
  《论坛》的举行,汇聚了许多关心山西戏曲的人,除了山西响当当的名家名角,主要是来自全省各行各业的戏友戏迷们,这些人平时深藏功与名,散在山西各地,但有一个共同点,即用他们的所有砌筑山西戏曲的风骨和筋脉,不计报酬、不求回报,只是一腔热血为戏曲奔波。这些人中,有倾一人之力建起山西戏曲博物馆的商人,有几十年为蒲剧奔波的银行高管,有整理出版上千本晋剧老剧本的太原艺术研究院人员,有喜欢戏曲愿意为戏曲人无偿服务的医生,有努力传承非遗的一家子,有努力促成两届论坛的师善教。当然也有山西赫赫有名的两位“梆子厅长”曲润海与郭士星。
  曲老说:山西戏曲有两支队伍,一支是正规军,一支是游击队。正规军很重要,游击队也是指哪打哪,这些年为山西戏曲做了不少事情。我们应该欢迎更多的人都加入游击队,为山西戏曲的发展共同出力。
  论坛上,大家畅所欲言。其实每个人的历程都是一把辛酸泪,面对他们热爱的戏曲,除了为之倾尽所有,为之辗转反侧,再找不到可以解忧的途径。他们也看到了山西戏曲发展的现状和制约,献言献策,他们依然不遗余力。
  这样的热爱和付出是源于对博大精深戏曲的虔诚,戏曲就是他们的宗教。行动大于语言,为戏曲续命的前路上,是险滩还是坦途,一起走着,论坛的作用就是告诉这条路上的人们,你们并不孤单。

唱响:桑干河畔的锣鼓铿锵
  这次活动还有一项重要演出,就是《梆腔情韵,唱响山阴》戏曲晚会。这次晚会汇聚了山西四大梆子各路名家,也汇聚了各项非遗项目。
  北路梆子的杨仲义、成凤英、吴天凤,亮嗓一唱,人们在熟悉的旋律中陶醉。远在运城的吉有芳来了,传统蒲剧《表画》生动活泼。新晋文华奖得主、梅花奖白玉兰奖集齐的远在晋城的陈素琴来了,一曲上党梆子戏歌《沁园春·雪》唱得回肠荡气。王晓萍带着曲润海先生改编的晋剧《富贵图》让人如醉如痴。罗罗腔、朔州大秧歌、孝义木偶等小剧种一样让人喜爱不已。尤其当主持人报出“晋剧皇后”王爱爱之后,现场便掌声欢呼不断,王爱爱一曲《四月里》唱醉了夏风,唱醉了桑干河边的所有生灵。山阴的观众们,以能听到80岁的王爱爱一曲唱为荣。河流是文明的承载,也是文明的见证。
  人类在获得基本的生存保证以后,欢愉或痛苦都需要发泄,于是歌之舞之足之蹈之,继尔有了曲,唐代有了梨园,后来参军戏、傀儡戏、金院本、诸宫调,到了元代发展出了元杂剧,伟大的戏曲就这样诞生了,经过昆曲的全面兴盛之后,梆子结合全国各地土戏歌舞,发展出了一个梆子大家庭。(下转第四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