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朔州日报 第6613期 第A3版:副 刊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

——谨以此文献给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上)

  

●贾贵金
  我与祖国同行我出生在1947年。我的故乡在山西省朔州市平鲁县,是革命老区,我的家乡1947年就解放了,因此我是地地道道的“生在红旗下,长在新社会”,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同生同行的同龄人。
  伟大的祖国砥砺前行,所走过的路程曲曲折折,经过几代人不懈的努力,并且已经在世界民族之林真正地站起来,慢慢地富起来,逐渐地强起来。我国的经济实力已跃居世界第二。我由衷地说:我爱您,中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鲜亮的名字来之多么不易啊,她是先辈们在中国共产党的引领下用血肉换来的!我们不能忘记外强欺凌祖国的历史;我们不能忘记先辈与外敌斗争的历史;我们不能忘记为伟大祖国献出生命和艰辛努力而奋斗的所有人们!
  我们这一代人,是新中国很特殊的一代人。我们不但见证了祖国建设发展的历史,而且也是为祖国建设发展奉献一生的人。
  下面就通过我所走过的路来说明这段历史吧。
  艰苦求学十二年(1955—1976)
  1955年秋天,我上学读书,开始了我的学习生涯。我村的小学校是由旧庙宇改造成的,旧庙的正殿改成了学堂,一进学堂门分东西两铺炕,炕的北侧墙上挂有二块大黑版,东炕是一三年级,西炕是二四年级。由于二四年级的人数少,所以西炕的炕头还放着老师的一卷铺盖。老师的炊具也很简单,让学生们能看到的就有一口铁锅和一节蒸饭的木笼。除此之外,教室的门口还放有两口大缸,一口是水缸,一口是面缸。
  我们的齐老师,是名中年男子。学校四个年级就他一人所教。所开的课程也只有语文、算术、唱歌、体育。唱歌一周四个年级只教唱一次;其余就是上下午上课前大家必唱的。体育也是一周教学一次,其余是课余各年级自由组织踢毽子、跳绳及“狼叨小鸡”“拔萝卜”之类的游戏。
  老师的教学过程是轮流给各个年级授课。后来长大了,才懂的这叫复式教学。齐老师很认真,把我们四个年级组织的秩序井然、有声有色。老师还教我们写毛笔字,每天放学回家,除了完成语文、数学作业外还必须写一张仿。这一招很管用,不但使我们练会了字还渐渐地管住了我们的心,它能让顽皮的孩子们静下心来,坐得住,沉得住气。
  四年的小学生活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每年的六一儿童节。每逢这个节日,全乡的各小学要集中在一起举办体育运动会。比赛的项目也就是百米赛跑和踢键子,可各校都很重视并且认真准备。家长们要给孩子们穿新衣服和新鞋子,老师组织参赛的节目也很认真。每年的六一儿童节和汇考我们都能取得好成绩!
  1958年秋天,我们村成立高级小学,所以高小二年我就在这里就读了。刚成立高小,一切都是新的,教室是新建的,教室内没有桌凳,是老师带领学生用木板和砖头垒起来的。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是我们的誓言,在这种环境下我们的教学并没有受到影响。更有意思的是我们还参加过两项较大的社会活动。一项是参加了离我们村十里地的赵家窑水库建设,一项是参加了距我们村二十里地的范家岭村背矿石“大炼钢铁”的活动。虽然没有炼出钢铁,但是在我的幼小心灵中还是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1960年我考入了平鲁县下面高中学读书,生活可真是艰苦啊,师生吃不饱,怎么办呢?上级号召发动师生,采集代食品进行自救。于是在大秋天,我们就到山上捡树叶,将捡回来的树叶大部分藏在挖开的大坑内进行储存,一部分就和主粮和在一起食用。我记得和的主粮是糜米面,然后做成窝头或块磊。这种食品吃下去很不好消化,再加上菜里几乎没一点油,所以好多师生都肠干便秘拉不下去。这样一来到1961年秋天,下面高中学就停办了。于是1962年上半年我又经过县里考试,被重新分配到平鲁县井坪中学就读。
  此间,国家仍处在困难时期。有的地方甚至有饿死人的现象,吃不饱,饿肚子是常事。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村和我一同读书的十七名中学生都辍学了。大家不上学了,要种小块地进行自救。我也回到了家,然而回家后我母亲对我进行了一番深刻的教育:“孩子啊,咱和别人不一样,不上学没出路,这个学咱还的上。”接着给我讲了没出路的道理,更给我讲了一段苦难的故事:我的外公是放羊娃,旧社会不识字的人受欺负,放羊娃更受人欺辱。一年春节,他老人家让有钱的识字人家给写幅对联,可没想到求人家的结果,春联除没给写外,还受到了人格的污辱:“穷鬼!还贴春联呢?!”一气之下,我的老爷回到家里将自家的锅底翻过来,铲了些黑煤灰,用水搅拌成黑水,然后用碗底在红纸上印了几个圆圈圈,就这样当成春联张贴起来了。这件事深深地教育了母亲,由于家穷母亲没念成书,她发誓要让自己的孩子读书成人。她告诉我虽然现在是有点困难,但挺挺腰还是能挺过去的,这是暂时的困难。于是,母亲从姥姥家又给我凑了些杂粮炒面,又让我重返校园。困难时期我读完了中学。1963年在全国人民学习雷锋同志的感召下,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1964年秋我荣幸地考入了山西朔县师范学校。山西朔县师范学校是所历史悠久的中等职业师范学校,他的班底是“贺龙五中”。建校以来在党和各级政府的领导下,培养出了数以万计的优秀人才,被晋北人民称为“小抗大”是一点也不过分的。
  我亦是1964—1967年,就读于这所具有光荣革命传统学校的一分子。
  三年来,我深切地感受到了她结合实际、实是求事的办学理念;读懂了她坚持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培育祖国所需的合格人才所倾注的心血。
  我在这所大熔炉里得到了锻炼,我曾是该校学生会的干部。
  1965年,我们学校的师生共同学习移植了“东方红舞蹈诗史”震撼了学校,也震撼了一方小天地。
  1966年6月朔县师范“文革”开始后,我成了“逍遥派”,然而我本人并没有逍遥下去,而是认真读了几部小说,并且拜刘兰先生为师,学习了手风琴及音乐知识。为我毕业后参加的第一份工作——平鲁县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地方工作十年(1967—1977)
  1967—1977年,我在原籍山西平鲁县工作。具体工作单位是平鲁县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平鲁县有线广播站。
  平鲁县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是“文革”的产物,它的主要任务是宣传党的方针政策,宣传毛泽东思想。它的编制起初十八人,后逐渐演变为三十多人,类似于“乌兰牧骑”式的轻骑队。人员是来自本县教育、银行、粮食、商业和旧剧团的年轻人。宣传队演出的内容有小歌舞、演唱、说唱等小节目,后来又学演“革命样板戏”。
  我在这个团体中,呆了六年时间,既当演员又当演奏员,后来还成为了编导组成员。
  六年的时间里,我最大的收获是结识了一批有识之士,从而使自己增长了知识,受到了艺术熏陶,也得到了锻炼。
  文革中后期的1970年,平鲁县从省里下放来一批文化人,这批文化人有全国知名版画家董其中,有著名雕塑家张怀信,有山西歌剧院长张沛,有山西省文化局长寒声,有山西日报总编杨尚峰,还有年轻气盛的傅业同志等三十多人。
  当时省里是让这些人进行再教育,实则是劳动改造。因为平鲁县既是革命老区又是最落后的山区,或许来这里让他们改造的更彻底些吧。然而我们县当时的县委书记何运循同志也是个文化人,他把这些同志都充分地用起来了。张沛、寒声同志就分配到了宣传队,帮我们排演革命样板戏。张沛改编了晋剧音乐《红灯记》《沙家浜》《智取威虎山》。
  寒声和其他同志根据归国华侨、抗战烈士李林同志的光辉事迹着手编著《英雄李林》。在这个过程中,我跟这些老前辈学了不少知识,可以更自豪地讲,跟着他们学会了做人做事。
  1974年—1977年底,我任平鲁县人民广播站的编辑。
  我经常下乡采访,努力完成各个时期的新闻模范人物宣传任务。让我至今难忘的是结识了山西日报记者傅业先生,傅业老师在文学创作和诗词方面很有造诣。他在采写我们平鲁电影队的王者存同志时,下了不少功夫,他的报告文学《踏遍青山为人民》在《人民日报》刊载,向全国人民展示了平鲁电影界的全国劳动模范的模范事迹。
  我向傅业老师学习,开始了我宣传编辑的新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