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朔州日报 第5658期 第A3版:新闻·广告

我市俩骑友骑行至海南天涯海角

  在2017年1月31日至2月8日,王永乐、杨春就曾和另一位骑友3人共计骑行9天,累计骑行892公里,经过朔州、忻州、太原、平遥、霍州、侯马、解州,到达风陵渡,而后通过风陵渡黄河大桥,到达陕西界,之后由潼关、渭南到达西安。
  今年,他俩再一次挑战自我,从朔州骑行到海南三亚。
  4月12日,记者采访了这两位刚刚“飞回来”的骑友。他俩开心地说:“我们从冬天出发,经历了春天、夏天,正巧回到朔州又大范围降温,让我们再次感受到冬天,是在弥补那个不完整的冬天吗?路虽走的远,但终究会回到梦开始的地方。”
  提起此次骑行经历,王永乐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每个人的人生都需要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一次骑行,终身记忆,通过各种文化、各地美景、各色美食,王永乐和杨春领略到了外面世界的精彩。
  河南作为华夏文明和中华民族的重要发祥地,历史悠久,文化灿烂。在这里,他们看到了高速发展的郑州、曹丞相府、抗日英雄杨靖宇纪念馆,品尝到了河南美食,是他们路上吃的最习惯、最便宜的饭。“说到河南美食,那肯定是烩面了,羊肉烩面、牛肉烩面,碗像盆儿一样,那么大一碗才八块钱,真的好便宜,关键还很好吃。还有胡辣汤也很有特色,越吃越辣,越辣越香,太好吃啦。”提起河南美食,王永乐至今仍然回味无穷。
  在湖北,他们参观了雄伟壮观的武汉长江大桥,登上了黄鹤楼,体会“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的凄凉,俯瞰武汉与长江,真可谓“不尽长江滚滚来,三镇风光尽收眼底。”户部巷小吃一条街的美食令人眼花缭乱,“太多啦,第一餐就是有名的武汉热干面啦,不一样的味道,豆皮,酱板鸭,还有就是鸭货啦,让我俩个不怎么爱吃小吃的人也吃了好多,撑得都快走不到了。”
  出武汉南行,到赤壁古战场,这是我国古代“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七大战役中唯一尚存原貌的古战场,俩人流连忘返。杨春说,赤壁矶头临江悬崖上,有石刻“赤壁”二字,相传为周瑜所书,所以也有人称说这儿是“周郎赤壁”,是赤壁现存最早的文化遗迹。周郎石像,傲对长江,壮志满怀指点江山如画;拜风台上,诸葛武侯羽扇轻摇,巧借东风,借出千年来震古烁今的一战,借出一个三国鼎立的新格局;凤雏庵下,千年紫藤、参天银杏依旧苍翠,当年凤雏先生在此隐居巧连环献计;一龙一凤,齐聚赤壁,让这一方土地借卧龙凤雏双英之势一飞冲天,在历史长河中画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不到赤壁,怎能懂三国。
  途经长沙,一位右玉老乡听他俩说原计划的线路不路过韶山,就提议:“到了湖南,怎么能不去毛主席的故乡看看呢。”于是,他俩就重新规划路线,专程绕道前往韶山,参观了伟人青少年时代生活的地方。晚间,点了一盘毛氏红烧肉,俩人大快朵颐,杨春说,“幸亏听了老乡的建议,要不,真的要非常遗憾了!”
  他俩在“洞庭天下水,岳阳天山楼”的岳阳楼前大声背诵脍炙人口的《岳阳楼记》,参观有岳麓书院;在橘子洲头,远眺毛主席青年塑像;在美丽的滨海城市湛江,俩人第一次乘坐了票价2.5元的小轮渡,船上载着电动车、自行车和汽车;在雷州这座小城市,他俩看到像海洋一样的大片菠萝,专程绕道骑行了50多公里的菠萝路,品尝到一块钱一个的大菠萝;他们参观了文昌卫星发射基地,切身感受到了祖国的强大。
  收获满满的感动一路骑来,骑摩托车的、开车的、开店的,当听说他们是从山西朔州骑行至南方时,纷纷坚起大拇指,而王永乐、杨春在收到许许多多大拇指的同时,也收获了更多常人给予的感动与温暖。
  3月1日,王永乐、杨春刚出了山西,夜宿河南焦作博爱县。第二天前往郑州的路上休息时,杨春突然发现钱包不在了,仔细一回忆,应该是丢在了宾馆里。“当时已经骑出去40多公里,钱包里装有现金、银行卡还有身份证,当时我们非常着急。”骑回去找钱包显然很不现实,于是他们3个骑友站在路边想要坐出租车回去,而恰恰当时位于一个国道的偏僻处,车辆很少,等了10多分钟也没看到一辆出租车,都是大车呼啸而过。正在他们一直举着的手准备放下时,一辆本地牌照的私家车停了下来,他们赶快走过去和师傅说明情况,希望得到帮助。没想到,师傅大手一挥就拉着杨春驶向昨晚所住的宾馆。刚返回宾馆,老板就笑着打招呼,“知道你就要回来,钱一分没少,东西一样没短。拿着吧,以后出门可记得仔细点。”杨春说,“送我取钱包的私家车车主也是一位骑行爱好者,看到路边招手的我们穿着骑行服,就停了下来,一位热心的河南老大哥,还是好人多啊。”
  俩人从朔州出发以后,每天的动态都发在朋友圈,沿途有朋友看到到达他居住的那个城市了,就会主动打电话联系。在长沙,一位未曾谋面的朋友几次热情邀请他俩“喝两杯”。盛情难却,如约而至。没想到,端起酒杯才知道,这位朋友原来是右玉县的。“远在长沙,能够见到老乡,那一定要连干三杯啊,虽然没有泪汪汪,但也感叹唏嘘,开怀畅饮。”
  许多人看到他们在路边休息,就送来水、水果、饮料。在武汉吃饭时,当地一位骑行爱好者和他俩兴致勃勃聊了很久,彼此互留了微信和联系方式,还悄悄帮他们付了饭钱。一位太原的朋友,客居海南,邀请他俩到家里,炒菜、炖鱼、饺子,做了一顿地地道道的山西饭招待他们。
  杨春说,类似这样的事情很多很多。虽然仅一面之缘,但相同的爱好使我们成为了朋友,真心欢迎他们来山西来朔州,我们也会热情地招待他们。
  虽千万里吾往矣既然选择了远方,就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只顾风雨兼程,虽千万里吾往矣!
  从广东徐闻海安港去海口时,俩人买票坐船,扛着自行车上到二层客舱,立即引起整船乘客和船员的注视。“当听说我们是从山西北部的朔州市骑行过来的,他们都伸出了大拇指。”
  俩人在湖南永州境内,遭遇下雨天气,由于一路几十公里上坡,就算推也很费劲,体力也到了极限。杨春说:“当时已是晚上近八点,在绵绵不断的大山中推一会、骑一会。身体和心理都已达到极限,而离目的地还有30多公里,当猛然看到前方有房屋打出来的灯光,俩人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向着亮光骑去,看到有一家大车店,那种感觉真就像是回家了,睡着30块钱的床位,感觉特别温馨。”
  3月24日,俩人和乘飞机来的另外两位朔州骑友在海口会合。经过文昌、博鳌、兴隆、蜈支洲岛、三亚,3月30日到达天涯海角景区。
  杨春说,骑到天涯海角的时候,心里真的很激动,毕竟历经36天时间,驮着几十斤重的行囊,平均每天骑100多公里,从城市间穿行、在山岭间雀跃,以一种现代苦行僧的姿态笑面人生、感悟春秋。骑到目的地了,竟然骑了3353公里,感觉自己也挺佩服自己的!一路骑来确实很不容易,中途几次遇到阴雨天气,自己感冒,咳嗽,也仍然按照原计划路线继续前行。
  在天涯海角,他俩将爱车举过头顶,摆出骑行中胜利的姿势拍照。“过去在电视新闻上也看到过,有些骑友非常厉害,他们骑车环游中国,甚至骑出了国门,作为一个骑行爱好者,我非常羡慕。所以我们决定骑游到海南,把目的地定为天涯海角。这次骑行,我们不想挑战别人,只想挑战自己,我们成功了!”“很多人都有过梦想,如果我们的行为能让他们重新记起梦想,奋起追求梦想,我就觉得挺值。”
  记者翻看他俩用光与影记录路上的那份自然清新的沿途风景时,发现王永乐在日记里写道:或许每个人的血管里都涌动着骑行的血液;或许骑行真的能让人逃避眼前的烦恼;或许骑行是为了寻找心中那块理想的土地;或许骑行可以遇见从未谋面的人;或许骑行只是为了享受在路上的感觉;但我们一直在路上,寻找着那份最酣畅淋漓的纯净。

记者 董娟